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那些胶片上的北京

来源:北京晚报   责编:影子   2015-02-26

80年代,DISCO开始在北京流行,“不正经”和“小流氓”曾是其代名词儿。图:于志新

80年代,北京街头电话亭。当时这种有人值守的电话亭还兼具“寻呼机”作用。图:王文澜

80年代,北京三里屯,蒙娜丽莎、蛤蟆镜、挂鞭儿、林青霞、成龙、膀爷,联想一下现在的三里屯……图:王文澜

80年代中期,白塔寺西夹道口里的市井风情:跨栏背心、剃头挑子、竹篮车、膀爷……图:于志新

80年代中期,白塔寺下的居民。图:于志新

90年代,王府井大街改造,近百年历史的老东安市场被夷为平地,筹建新东安。图:张风

90年代初,北京四大菜市场之一的东单菜市场节日景象。在计划经济时期,肉、鱼、蛋需凭票供应时,“东菜”一到逢年过节时更是人头攒动。如今,这里已变成东方广场。图:刘新武

90年代中期,天坛公园里自娱自乐的市民。图:于志新

1981年,西四街头,交警护送小学生过马路。图:张兆增

1981年,尹盛喜组织待业知青,在天安门前支起大碗茶摊儿。个体户从此发端。图:徐建中

1983年,北京街头,人民警察人民爱,人民警察为人民。图:张兆增

1983年,两位市民在展览路大街中间的交通岗上乘凉。交通岗随着城市交通的飞速发展现已难觅其踪。图:王文扬

1984年,海淀区蓟门里小区。当时,搬家从车辆到劳力主要靠哥们儿。图:张兆增

1985年,北海公园。虽然是黑白照片,但是还是能让人一眼看出是红果冰棍儿。图:张兆增

1986年,胡同口儿挂历摊儿。当时,挂历是很抢手的年货图:王文扬

1987年,北京街头的板儿爷。“蹬三轮儿的”最早是拉货的,后来有一段时间变成拉客的,再后来,被“摩的”给败了名声。图:邓维

1987年,北京展览馆的一场服装展销会。厂商在塑料模特儿身上标注真假字样,以示产品质量过硬。此前只有质量问题,没有真假问题。图:陆中秋

1987年,地坛公园教迪斯科舞。蹦(一声)恰恰,蹦(三声)恰恰……图:张兆增

1988年,北京朝阳门外…… 图:王文澜

1988年,朝阳分局的民警夜救患病婴儿。当年,120急救中心才刚成立,彼时,人民警察时常还得干点儿“兼职”。图:陆中秋

1988年,到底是改革开放了。当老人们还在纠结于中山装的料子是买腈纶的还是买毛料的时候,时髦青年们已经把踩蹬裤、牛仔裤、直筒裤甚至超短裙穿上了马路。图:王文澜

1988年,老北京的街头“检阅”。图:张风

1991年,劳动人民文化宫,一个小姑娘在模特儿面前学模样儿。图:卢北峰

1991年,小学生在凉水河治理工地义务劳动。不要问我叫什么,请叫我红领巾。图:胡金喜

1992年,“面的”,黄色。起步价十元,能走十公里,最多装六个乘客…… 图:卢北峰

1992年,北京展览馆路街边儿一家报摊儿。图:卢北峰

1992年,街头的人们。图:李舸

1993年,东华门外,流动理发摊儿。 图: 邓维

1993年,小平南巡讲话发表后第二年,廊坊三条,胡同两侧雨后春笋般出现的个体餐饮中间,是一辆“开往春天”的三轮车。 图:邓维

1994年,北京前门西大街129号院。图:卢北峰

1994年,北京市民争相兑换即将作废的外汇券。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资紧张的时代,外汇券能买到不常见到的“好东西”。图:李舸

1994年,东安市场。看上去好怀旧。图:李舸

1994年,书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学问的人都讲究奔书市淘宝,为的是能淘到绝版书、便宜书。图:刘新武

1994年,宣内大街,一家火爆的美发厅和一群爱美的人。图:王文扬

1995年,北京球迷在赛场打出国安队曹限东、高峰等球星画像。彼时,北京甲A球市第一次火爆。图:胡金喜

1997年,四川民工武富贞家3岁孩子手气相当好,在地坛庙会当场抽中一辆桑塔纳。上世纪九十年代,街头彩票抽奖活动是人们过年的一大乐事儿。图:胡金喜

2001年,千余位北京市民自发前往位于北京北部的丰宁县沙源地植树固沙,途中突遇七级大风,植树受阻。图:张风

2001年,西单,F4和《流星花园》。今天,“杉菜”成了北京儿媳。图:柴继军

2006年,崇文区草厂六条胡同。在数码相机早已普及的年代,用胶片相机去记录老北京的风土人情,旧城风貌,也是一种情怀。图:程玉杨

2006年,改造前的前门大栅栏。图:解海龙

2006年,即将被拆除的宣武区贾家胡同。现在,宣武区和此胡同已不复存在。图:程玉杨

查看大图

80年代,DISCO开始在北京流行,“不正经”和“小流氓”曾是其代名词儿。图:于志新

80年代,北京街头电话亭。当时这种有人值守的电话亭还兼具“寻呼机”作用。图:王文澜

80年代,北京三里屯,蒙娜丽莎、蛤蟆镜、挂鞭儿、林青霞、成龙、膀爷,联想一下现在的三里屯……图:王文澜

80年代中期,白塔寺西夹道口里的市井风情:跨栏背心、剃头挑子、竹篮车、膀爷……图:于志新

80年代中期,白塔寺下的居民。图:于志新

90年代,王府井大街改造,近百年历史的老东安市场被夷为平地,筹建新东安。图:张风

90年代初,北京四大菜市场之一的东单菜市场节日景象。在计划经济时期,肉、鱼、蛋需凭票供应时,“东菜”一到逢年过节时更是人头攒动。如今,这里已变成东方广场。图:刘新武

90年代中期,天坛公园里自娱自乐的市民。图:于志新

1981年,西四街头,交警护送小学生过马路。图:张兆增

1981年,尹盛喜组织待业知青,在天安门前支起大碗茶摊儿。个体户从此发端。图:徐建中

1983年,北京街头,人民警察人民爱,人民警察为人民。图:张兆增

1983年,两位市民在展览路大街中间的交通岗上乘凉。交通岗随着城市交通的飞速发展现已难觅其踪。图:王文扬

1984年,海淀区蓟门里小区。当时,搬家从车辆到劳力主要靠哥们儿。图:张兆增

1985年,北海公园。虽然是黑白照片,但是还是能让人一眼看出是红果冰棍儿。图:张兆增

1986年,胡同口儿挂历摊儿。当时,挂历是很抢手的年货图:王文扬

1987年,北京街头的板儿爷。“蹬三轮儿的”最早是拉货的,后来有一段时间变成拉客的,再后来,被“摩的”给败了名声。图:邓维

1987年,北京展览馆的一场服装展销会。厂商在塑料模特儿身上标注真假字样,以示产品质量过硬。此前只有质量问题,没有真假问题。图:陆中秋

1987年,地坛公园教迪斯科舞。蹦(一声)恰恰,蹦(三声)恰恰……图:张兆增

1988年,北京朝阳门外…… 图:王文澜

1988年,朝阳分局的民警夜救患病婴儿。当年,120急救中心才刚成立,彼时,人民警察时常还得干点儿“兼职”。图:陆中秋

1988年,到底是改革开放了。当老人们还在纠结于中山装的料子是买腈纶的还是买毛料的时候,时髦青年们已经把踩蹬裤、牛仔裤、直筒裤甚至超短裙穿上了马路。图:王文澜

1988年,老北京的街头“检阅”。图:张风

1991年,劳动人民文化宫,一个小姑娘在模特儿面前学模样儿。图:卢北峰

1991年,小学生在凉水河治理工地义务劳动。不要问我叫什么,请叫我红领巾。图:胡金喜

1992年,“面的”,黄色。起步价十元,能走十公里,最多装六个乘客…… 图:卢北峰

1992年,北京展览馆路街边儿一家报摊儿。图:卢北峰

1992年,街头的人们。图:李舸

1993年,东华门外,流动理发摊儿。 图: 邓维

1993年,小平南巡讲话发表后第二年,廊坊三条,胡同两侧雨后春笋般出现的个体餐饮中间,是一辆“开往春天”的三轮车。 图:邓维

1994年,北京前门西大街129号院。图:卢北峰

1994年,北京市民争相兑换即将作废的外汇券。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资紧张的时代,外汇券能买到不常见到的“好东西”。图:李舸

1994年,东安市场。看上去好怀旧。图:李舸

1994年,书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学问的人都讲究奔书市淘宝,为的是能淘到绝版书、便宜书。图:刘新武

1994年,宣内大街,一家火爆的美发厅和一群爱美的人。图:王文扬

1995年,北京球迷在赛场打出国安队曹限东、高峰等球星画像。彼时,北京甲A球市第一次火爆。图:胡金喜

1997年,四川民工武富贞家3岁孩子手气相当好,在地坛庙会当场抽中一辆桑塔纳。上世纪九十年代,街头彩票抽奖活动是人们过年的一大乐事儿。图:胡金喜

2001年,千余位北京市民自发前往位于北京北部的丰宁县沙源地植树固沙,途中突遇七级大风,植树受阻。图:张风

2001年,西单,F4和《流星花园》。今天,“杉菜”成了北京儿媳。图:柴继军

2006年,崇文区草厂六条胡同。在数码相机早已普及的年代,用胶片相机去记录老北京的风土人情,旧城风貌,也是一种情怀。图:程玉杨

2006年,改造前的前门大栅栏。图:解海龙

2006年,即将被拆除的宣武区贾家胡同。现在,宣武区和此胡同已不复存在。图:程玉杨

    2015年2月18日至2月25日,在北京地坛新春庙会,由北京晚报、北京晚报官网·北晚新视觉网推出的《北京年轮》系列影像展第五季——《京城胶片的记忆》再度与北京市民共度佳节。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北京年轮》系列老照片展虽然主题统一,但每年均使用全新整理的,能引起观者共鸣的未曾面世的老照片办展。不少曾经观展的市民表示,如今到地坛庙会看老照片展回味老北京,成了“新民俗”。
 
    本次影展的图片作者均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便在京从事新闻工作的摄影记者,包括像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文澜、邓维、李舸,著名的摄影家解海龙、张兆增、胡金喜、卢北峰、程玉杨、王文扬、徐建中、于志新、刘新武、柴继军、陆中秋、张风这些至今依旧活跃在京城纪实摄影一线的“老记者”。他们共同的特点在于在年轻时并不满足于拍摄“规定动作”,而是用在当时尚属“金贵”的胶片去为北京这座城市定格下留影。对于他们来说,当初按下快门的一刻也许并未认为这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也许仅仅出于一种职业习惯。但谁也不会想到,北京这三十年的变化是如此之快又如此彻底,以至于让这些“胶片记忆”在今天看来别有一番滋味。

参展作者在北京地坛庙会前合影  胡金喜 摄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