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神木之“神”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高媛   2013-12-09

2013年7月25日,陕西神木,连通主城区和铧山经济适用房的铧山索道已投入试运营。同窟野河橡胶坝一样,铧山索道也是雷正西在位期间上马的市政建设项目,钢索全长1100米,总投资1300万元。

2013年7月21日,陕西神木,正在进行开采作业的阴湾煤矿。露天煤矿被当地人称作“明盘”,普遍被认为是易开采、来钱快的优势资源。

2013年7月18日,陕西神木,入夜未深,神木主城区的街道上却显得有些冷清,街头饭店里唯一一桌客人也已准备离席。随着民间借贷风波愈演愈烈,神木当地的餐饮、娱乐、住宿、交通等各类行业均受到较大波及。

2013年7月27日,张孝昌案发后,百余名被套牢的散户联名按下指印并统计损失金额,希望通过上访讨要说法。在《张孝昌处支付存款大户利息明细表》中显示,光获取利息利息超过千万的大户便有30余人,而除去之前已取走的本息,表上所列付息金额高达26亿300万。

2013年7月29日,陕西神木,县委大楼内还陈列雷正西出席会议时的照片。作为引发715群体事件的争议人物,雷正西的最终离去牵动着万千民众的不安与焦虑,但神木更加急需面对的是,如何度过眼前与未来已可预见的重重危机。

2013年7月21日,陕西神木,柠条塔工业区一处煤矿几近停工。

2013年7月21日,陕西神木一家酒店大堂摆置着一件毛泽东塑像。随着煤炭价格持续走低,支撑当地经济的煤炭产业连带影响到神木当地包括物流、餐饮、住宿在内等多个行业。

2013年7月29日,陕西神木,一位官员在政府门前的广场上准备分发宣传资料。这一天,是新的县委书记尉俊东上任的日子。

2013年7月27日,陕西神木,躺在豪华沙发上的李成伟有些沮丧,他如今和另一家男女老少合计七口人同住在这套位于惠民苑的房子里,因为原本的房主王买林分别向他们借了数百万贷款,又同时将房子抵押给了两家人。而更让他痛苦的是,在张孝昌那放的310万块钱估计是连本都收不回了。

2013年7月24日,陕西神木,40岁的高庄人张治华在老家周围的煤矿转悠,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去年秋天,因为妹妹想开担保公司,张治华以2分利借给她100万,谁知现在公司破产,他的钱也收不回来了。”我是受苦人,下矿井干了20年才攒这么些钱,没办法只能去起诉她了。“五天后,张治华最终下定决心,来到神木县法院递交了他的起诉状。

2013年7月28日,45岁的张大姐是花石崖镇人,在神木做了十几年绿化工作,为了在学校附近买套房子,前年放了五十万到张孝昌那,”我就想着让四个小孩上下课近一点。

2013年7月26日,陕西神木,一位受到张孝昌案牵连的当地人出示她的借条。

2013年7月22日,陕西神木,一名流浪汉躺在树荫下睡觉。作为推行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等众多民生工程的”乌托邦“,煤炭带来的财富神话背后依然有着无法回避的贫富差距。

2013年7月28日,陕西神木,54岁的张大姐是神木本地人,在街头卖小吃攒了六十万放在张孝昌的金店,”儿子刚结了婚,想着给他买套房子。“如今,张大姐和儿子儿媳同住在县城里的一套两居室里。

2013年7月28日,陕西神木,刘大姐是栏杆镇人,在神木一间干洗店里打工。”我去年九月放了六十万在张孝昌那,本来是想再攒些钱买房的。“刘大姐如今租住在县城钟楼巷附近的一间平房里,一年租金需要一万多

2013年7月18日,陕西神木,60岁的老太谢翠英在张西兵家中已经住了20多天,而此前两人素不相识。神木人张西兵曾在2011年向谢老太的儿子借下20万元高利贷,为迫其还款,谢老太的儿子直接把母亲送到了张西兵家里住着

查看大图

2013年7月25日,陕西神木,连通主城区和铧山经济适用房的铧山索道已投入试运营。同窟野河橡胶坝一样,铧山索道也是雷正西在位期间上马的市政建设项目,钢索全长1100米,总投资1300万元。

2013年7月21日,陕西神木,正在进行开采作业的阴湾煤矿。露天煤矿被当地人称作“明盘”,普遍被认为是易开采、来钱快的优势资源。

2013年7月18日,陕西神木,入夜未深,神木主城区的街道上却显得有些冷清,街头饭店里唯一一桌客人也已准备离席。随着民间借贷风波愈演愈烈,神木当地的餐饮、娱乐、住宿、交通等各类行业均受到较大波及。

2013年7月27日,张孝昌案发后,百余名被套牢的散户联名按下指印并统计损失金额,希望通过上访讨要说法。在《张孝昌处支付存款大户利息明细表》中显示,光获取利息利息超过千万的大户便有30余人,而除去之前已取走的本息,表上所列付息金额高达26亿300万。

2013年7月29日,陕西神木,县委大楼内还陈列雷正西出席会议时的照片。作为引发715群体事件的争议人物,雷正西的最终离去牵动着万千民众的不安与焦虑,但神木更加急需面对的是,如何度过眼前与未来已可预见的重重危机。

2013年7月21日,陕西神木,柠条塔工业区一处煤矿几近停工。

2013年7月21日,陕西神木一家酒店大堂摆置着一件毛泽东塑像。随着煤炭价格持续走低,支撑当地经济的煤炭产业连带影响到神木当地包括物流、餐饮、住宿在内等多个行业。

2013年7月29日,陕西神木,一位官员在政府门前的广场上准备分发宣传资料。这一天,是新的县委书记尉俊东上任的日子。

2013年7月27日,陕西神木,躺在豪华沙发上的李成伟有些沮丧,他如今和另一家男女老少合计七口人同住在这套位于惠民苑的房子里,因为原本的房主王买林分别向他们借了数百万贷款,又同时将房子抵押给了两家人。而更让他痛苦的是,在张孝昌那放的310万块钱估计是连本都收不回了。

2013年7月24日,陕西神木,40岁的高庄人张治华在老家周围的煤矿转悠,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去年秋天,因为妹妹想开担保公司,张治华以2分利借给她100万,谁知现在公司破产,他的钱也收不回来了。”我是受苦人,下矿井干了20年才攒这么些钱,没办法只能去起诉她了。“五天后,张治华最终下定决心,来到神木县法院递交了他的起诉状。

2013年7月28日,45岁的张大姐是花石崖镇人,在神木做了十几年绿化工作,为了在学校附近买套房子,前年放了五十万到张孝昌那,”我就想着让四个小孩上下课近一点。

2013年7月26日,陕西神木,一位受到张孝昌案牵连的当地人出示她的借条。

2013年7月22日,陕西神木,一名流浪汉躺在树荫下睡觉。作为推行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等众多民生工程的”乌托邦“,煤炭带来的财富神话背后依然有着无法回避的贫富差距。

2013年7月28日,陕西神木,54岁的张大姐是神木本地人,在街头卖小吃攒了六十万放在张孝昌的金店,”儿子刚结了婚,想着给他买套房子。“如今,张大姐和儿子儿媳同住在县城里的一套两居室里。

2013年7月28日,陕西神木,刘大姐是栏杆镇人,在神木一间干洗店里打工。”我去年九月放了六十万在张孝昌那,本来是想再攒些钱买房的。“刘大姐如今租住在县城钟楼巷附近的一间平房里,一年租金需要一万多

2013年7月18日,陕西神木,60岁的老太谢翠英在张西兵家中已经住了20多天,而此前两人素不相识。神木人张西兵曾在2011年向谢老太的儿子借下20万元高利贷,为迫其还款,谢老太的儿子直接把母亲送到了张西兵家里住着

摄影 东方早报记者 周平浪

2013年7月29日正午,神木县委大楼,空无一人的书记办公室正中,一幅约两米宽的中国水墨画上刻画着塞北风光,几只骆驼排成一列,踱向远方的古城楼,而原本摆放着雷正西的照片已被悄然离任的主人带走。
 
窗对面的人民广场上波澜不惊,只有几个老头老太正在锻炼身体,偶尔往贴在墙上的政府公告瞟上一眼。
 
“广大涉楼群中一定要正视现实,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
 
这一通告针对的是几日来张贴在神木街头巷尾的集会通知。6月25日,神木呼家圪台楼盘的老板王和平被传在鄂尔多斯猝死,资金短缺已令该项目停工三月,但已经完工的6、7栋高层却早已预售了8、90%。这一天,大批业主约定在人民广场集结,试图讨要一个说法。
 
仅仅在7月,县政府便至少三次面对这种状况。7月8日,同样是王和平的楼盘,由于拖欠逾两千万工钱,上百名工人聚集到政府门前,试图讨要工钱,最终9人被拘。
 
2013年7月12日早上6点,神木人刘旺财(化名)的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神木经济一落千丈 神木人民人人要账 三角债务你拖我拖 赶走正西神木解放 定于七月十五号上午十点,全县人民到广场结合 开送鬼西归大会……”
 
煤炭经济下滑、民间借贷危机、不满当地政府以及免费政策取消的传闻,越来越多的愤怒与恐惧开始在人们心中发酵。三天后的上午,数万人聚集在县委大楼外,试图讨要一个说法。这次轰动全国的集会,最终以4人被拘,政府出面辟谣“雷正西仍兼任神木县委书记”告终。
 
这天上午,书记办公室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迎接新任书记尉俊东的到来。雷正西终究没有摆脱任期过半便草草离职的命运,而尉俊东即将面对的神木,却早已度过那段最好的时光。
 
传奇城市的前世今生

 
这座黄土高原上的小城位于陕、晋、蒙接壤地带,地处偏远,东西环山。1984年,勘测约千亿吨储量的神府煤田经陕西185勘探队发现,同年神木成立了煤炭局,并确立“以煤致富,振兴神木”的发展方针,这块罕见的黑色宝藏开始让神木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仿佛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的缩影,原本贫穷的小城开足了马力,呼啸前行。随着地方财政收入逐年增加,除了推进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一系列民生工程,时任县委书记的郭宝成于2007年开始建造占地11平方公里的神木新村,从窟野河一路向北延伸,一幢幢高楼从农地河滩拔地而起.
 
2012年神木GDP突破千亿,从国家贫困县一跃成为陕西第一个全国百强县。继任书记雷正西更是前后推动了包括耗资3.9亿的县城引水工程、筹集12多亿资金的“十大造林工程”,以及两山三桥的亮化工程等合计耗资40多亿元的五大城建项目,并支出2.49亿元维持神木免费医疗政策。
 
几乎与此同步,还有神木的大街小巷上出现的大量豪车,劳斯莱斯、迈巴赫、兰博基尼…至今仍有不少当地人对此津津乐道。那些年,一夜暴富的人们随着神木免费医疗一起,构建出“神木模式”下的独特景观。
 
但这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城市,终究没能摆脱盛极而衰的命运。
 
 
因煤而生的民间借贷
 
“那时候,我每年都能分到六七毛钱。”王玉斌念念不忘的黄金岁月指的是2006年,当时经朋友介绍,他将十万积蓄入股鄂尔多斯一家煤矿,一年就能拿到六七万的分红。
 
“但2008年我的十万块就被退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啥。”
 
在煤矿孕育的种种财富传奇中,靠着在车站打杂谋生的王玉斌,只能算是再小不过的虾米。相比之下,作为曾经的神木首富,张占彪的故事才是当地最为人所乐道的一篇。张最初从事瓷器生意,也是改革开放后神木最早的民营企业家之一,但直到2004年左右投资了两处煤矿后,迅速积累的财富才真正让他成为当地人眼中“头脑精明”的典范,而他的座驾,曾号称陕西第一豪车——价值700万的迈巴赫,至今仍为人们口耳相传。
 
就在那几年里,煤价一路飙升,挟裹着巨大财富的煤矿随之成为各路资本眼红的对象,如洪水般横冲直撞的资本流向一切可能追逐高额回报的地方——煤矿的价值从几十万、几百万被炒至几千万乃至数亿元。
 
在父亲去世后,张占彪的儿子选择在2010年,将严重溢价的煤矿迅速套现。
 
据金融分析师李慧忠给出的数据,截止2012年,综合估量神木县的煤炭资源配置情况,民间资本在当地占据的煤炭财富约为3-5%,正是这不足5%的私人煤矿支撑了神木的财富传奇。
 
优质资源的稀少珍贵,同样意味着准入门槛的日益提高。随着曾经依靠入股煤矿分红的中小额民间游资不断被淘汰出局,渐渐被拦在了煤矿逐渐升高的门槛之外。
 
而张占彪的侄子张西兵,却还梦想着能在疯狂的煤矿市场中分一杯羹。2009年,他经由神木当地官员介绍认识了几个号称是中央某局干部以及人民日报社副主任的“官员”,经过几番交道,他以3分5厘的利息借了200万元的高利贷,加上自己积攒的300万元,希望疏通关系来获取开采煤矿的许可。
 
2010年1月12日,张西兵最后一次打入对方账号250万元后,便再也没能联系上他们。而受骗上当的张西兵家中,如今住进了一位60岁的老太——为了逼他尽快还钱,一名债主将自己60岁的母亲送到了张西兵家中,如今已过去一个多月。
 
“我为什么要找关系开煤矿?因为开成了至少就值几个亿!”而在张西兵看来,所谓地下钱庄,也只是民间游资借以流入顶层优质资源的工具。
 
2008年12月25日,雷正西出席“神木县惠民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剪彩,担任公司董事长的是与龚爱爱并称“神木四大富婆”之一的刘银娥。
 
人们至今仍然无法忘却那次事件,雷的公开出席对于公众更多意味着一个信号,便是政府权力开始为民间借贷“站台”。
 
“雷正西问题不在于贪,关键是他对民间借贷太过放纵。”在当地一位从媒体转行煤矿的王成光(化名)看来,09年前后是神木地下钱庄最为疯狂的一年,自此,地下钱庄开始公开涌现在街头巷尾,人们手头的现金也迅速变成各式各样的票据、收条。“随便一家旅馆里面,可能就有几个房间是常年租用的地下钱庄。”
  
几年后的今天,人们纷纷将民间借贷的崩盘归咎于煤价近年的大幅下降,却没有意识到,这场最终几乎涉及到神木所有阶层人群的危机,其实早在煤价下跌前便已埋下伏笔。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