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会员佳作 | 李亚隆作品:45载3代人爱的传承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李亚隆       责编:张双双   2021-05-08

2010年1月23日,罗长姐每天用吹火筒生火。

长姐常常拿出当年儿子当兵的照片来(前排右二)。

吃完腊肉的祁才政心情特别好,长姐赶紧给他洗把脸。

被儿子误伤瞎了右眼的罗长姐,对儿子的爱如同生活,无需回应。

2021年5月5日,照料祁才政的接力棒转到孙媳妇刘文芳(中)的手中。

刘文芳给叔叔喂饭。

祁才政爱打人,给他理发是特别困难的事。

祁才政慢慢接受了刘文芳对他的照顾。

在罗长姐一家人45年的精心照料下,70岁的祁才政身体硬朗。

查看大图

2010年1月23日,罗长姐每天用吹火筒生火。

长姐常常拿出当年儿子当兵的照片来(前排右二)。

吃完腊肉的祁才政心情特别好,长姐赶紧给他洗把脸。

被儿子误伤瞎了右眼的罗长姐,对儿子的爱如同生活,无需回应。

2021年5月5日,照料祁才政的接力棒转到孙媳妇刘文芳(中)的手中。

刘文芳给叔叔喂饭。

祁才政爱打人,给他理发是特别困难的事。

祁才政慢慢接受了刘文芳对他的照顾。

在罗长姐一家人45年的精心照料下,70岁的祁才政身体硬朗。

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湾潭镇九门村海拔一千多米的大山中,一栋普通的吊脚楼里,83岁的罗长姐照料因病严重智残的儿子、退伍军人祁才政渡过了四十多个春秋。罗长姐因对儿子的爱而失去了一只眼睛,但儿子对罗长姐的爱毫无回应。罗长姐故事感动了中国,她被评为全国双拥模范、全国道德楷模。

罗长姐1928年9月出生,今年93岁。她的小儿子祁才政1968年12月参军,在成都某部队服役,两次荣立军功。时间倒回到1974年春天,在部队服役四年的祁才政,提干命令即将下达。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他和十多个战友感染了乙型脑炎。从四川到广州,部队将他转送多家医院治疗。祁才政的性命保住了,却永远失去了意识。为了减轻部队的负担,1976年4月,罗长姐和家人将儿子接回,县民政局主张将祁安置在荣军院,罗长姐担心失去理智的儿子妨碍他人,坚持把儿子接回家中。她期盼自己的细心照料和山里的好空气能把儿子唤清醒。

回到家里的祁才政仍然时常发病。犯病时见人就打,全家人都挨过他的打。部队练就的强硬拳头,落在谁的身上,不是青就是紫。一次他一拳打在罗长姐的脸上,几天后红肿的眼皮消退,但长姐的右眼却什么也看不见了。她一点也没有埋怨儿子,“他是一个孝顺的儿。当兵时,每个月的生活费、糖和肥皂他都舍不得用,全寄回了家。”为了防止罗才政伤人,会木工的父亲将儿子的活动空间分割出来,特地为他建了一条散步的通道,并将睡觉的房子用间隔的木板一分为二,一边是儿子的床,一边是母亲的床。罗长姐就在这个不足四平方米的房子里,陪伴儿子睡了四十多年。

祁才政除会喝水吃饭,其他都需人帮忙。常人极容易的事,到他身上都不一般。帮他穿衣穿鞋要隔着木栏,因祁才政好动,站不住十几秒就会跑开。一次衣服鞋子穿下来,常常要半个多小时。长姐将哄儿子睡称为“送睡”。送睡时要将房子的灯关闭,边轻声呼唤,边用手电筒光指引,儿子才上床。有时祁才政不想睡,长姐就伴他到天亮。最困难的是替儿子理发和洗脸。只有在其心情好,注意力被其他事吸引才能进行。否则不仅是活干不成,还会引来儿子发怒。这样一次理发要三、五天,个把多月才能帮助洗一次脸。

当然并不是只有罗长姐关心祁才政。国家每月发给抚恤费,现在达到六千元。祁和父母、大哥、侄儿、侄孙四代人住在一起,大家都很关心他。

从长姐开始照料才政时,她就安排了接力棒。最早接力棒是交给大儿子的。大儿子年过六十后,接力棒又传到大孙儿手中。后来大孙子不幸遇难,接力棒又转到孙媳妇刘文芳的手中。组建新家的文芳,并没有离开祁才政,她和爱人继续了爱的传承。

如同群山始终环抱这栋吊脚楼,爱将永远伴随着生活流淌。

摄影并文:李亚隆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