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齐水勇:《他们 她们—新时代下的乡村教育》摄影项目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张双双   2021-02-20

2014年,9月,连绵的秋雨导致了山体滑坡,老师带着学生穿过滑坡地带。

2017年山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公费师范生毕业的李亚晴老师,正在给学生上体育课。

2017年3月,一名男老师早晨从家里步行山路走到学校,在走廊里,晾晒他的鞋。

2017年西南大学音乐专业,国家公费师范生,正在上音乐课的郭珺心,

2020年11月,全校举行教师乒乓球比赛活动。

2017年,12月,小浩在玩耍的时候头被磕了一小,一旁的小智急忙去给搓揉。

2016年,11月,新华社山西分社的记者前来采访,给全校的留守儿童过了一个集体生日。

2018年4月,美术老师的课堂上,一名学生用老师的黑板尺子来绘画。

2017年6月,在学校楼梯上,看课外书的儿童。

2015年5月。坐在校园里红旗杆底下早读的学生。

2017年4月,课间在校园里做眼保健操的学生

2017年,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

2015年,在幼儿园读中班的小玥,在帮助奶奶看管羊羔,爸爸妈妈在江苏打工。

2020年,小玥已经临汾市区的学校读书了。疫情期间随父母回山区看望爷爷奶奶。小玥被山上雨后的雾气所吸引,拿着妈妈的手机一直拍个不停。她的爸爸妈妈们目前在临汾本地打工。

2020年8月底,武元平校长在开学前一边安排工作,一边检查学生宿舍情况。

和平小学,红旗飘扬和充满励志的教学楼名字。

杨老师是太原理工大学体育专业毕业,通过“特岗计划”招录考试,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2020年山西省共招录了2700名优秀大学生进入乡村从事教育工作。

2019年12月,”快乐驿站“联合临汾市第三人民给全校40余名”事实孤儿“进行体检。

等待体检的学生

“快乐驿站“内,一名读书的儿童。

体检完成后,医护人员和学生一起在校园里做”团建“活动。

2018年11月,开学两个多月的小卢,因为家庭原因,始终无法融入班集体生活,每天拉着垃圾桶在校园里捡拾垃圾。

2018年11月,夜晚来临,小卢坐在教室门口,始终不肯进教室

2020年11月,经过两年的学校学习,小卢已经完全适应的学校教育,他向我展示他的语文作业。

2020年11月,课堂上语文老师在辅导小卢

2020年11月,小卢和同学排队放学。

2020年11月,小卢回宿舍,根据“疫情”要求,接受宿管老师的测量体温。

2020年11月,小卢在学校的洗漱室洗漱。

2020年11月,小卢和同学在宿舍打闹。宿舍一共住6个孩子和一名宿管阿姨。

2020年11月,小卢和同学一起坐校车回家。校车会把每个孩子送回他们所在的乡镇政府所在地。

2020年11月,小卢和妹妹在院里玩耍。

查看大图

2014年,9月,连绵的秋雨导致了山体滑坡,老师带着学生穿过滑坡地带。

2017年山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公费师范生毕业的李亚晴老师,正在给学生上体育课。

2017年3月,一名男老师早晨从家里步行山路走到学校,在走廊里,晾晒他的鞋。

2017年西南大学音乐专业,国家公费师范生,正在上音乐课的郭珺心,

2020年11月,全校举行教师乒乓球比赛活动。

2017年,12月,小浩在玩耍的时候头被磕了一小,一旁的小智急忙去给搓揉。

2016年,11月,新华社山西分社的记者前来采访,给全校的留守儿童过了一个集体生日。

2018年4月,美术老师的课堂上,一名学生用老师的黑板尺子来绘画。

2017年6月,在学校楼梯上,看课外书的儿童。

2015年5月。坐在校园里红旗杆底下早读的学生。

2017年4月,课间在校园里做眼保健操的学生

2017年,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

2015年,在幼儿园读中班的小玥,在帮助奶奶看管羊羔,爸爸妈妈在江苏打工。

2020年,小玥已经临汾市区的学校读书了。疫情期间随父母回山区看望爷爷奶奶。小玥被山上雨后的雾气所吸引,拿着妈妈的手机一直拍个不停。她的爸爸妈妈们目前在临汾本地打工。

2020年8月底,武元平校长在开学前一边安排工作,一边检查学生宿舍情况。

和平小学,红旗飘扬和充满励志的教学楼名字。

杨老师是太原理工大学体育专业毕业,通过“特岗计划”招录考试,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2020年山西省共招录了2700名优秀大学生进入乡村从事教育工作。

2019年12月,”快乐驿站“联合临汾市第三人民给全校40余名”事实孤儿“进行体检。

等待体检的学生

“快乐驿站“内,一名读书的儿童。

体检完成后,医护人员和学生一起在校园里做”团建“活动。

2018年11月,开学两个多月的小卢,因为家庭原因,始终无法融入班集体生活,每天拉着垃圾桶在校园里捡拾垃圾。

2018年11月,夜晚来临,小卢坐在教室门口,始终不肯进教室

2020年11月,经过两年的学校学习,小卢已经完全适应的学校教育,他向我展示他的语文作业。

2020年11月,课堂上语文老师在辅导小卢

2020年11月,小卢和同学排队放学。

2020年11月,小卢回宿舍,根据“疫情”要求,接受宿管老师的测量体温。

2020年11月,小卢在学校的洗漱室洗漱。

2020年11月,小卢和同学在宿舍打闹。宿舍一共住6个孩子和一名宿管阿姨。

2020年11月,小卢和同学一起坐校车回家。校车会把每个孩子送回他们所在的乡镇政府所在地。

2020年11月,小卢和妹妹在院里玩耍。

从2017年春季开始,山西省城乡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全部免除最后一项收费,终于实现了零收费入学,农村的孩子终于不再因为贫穷而失学了。

同时,随着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进一步加强,师范生公费教育、乡村小学全科教师、乡村初中“一专多能”教师培养,越来越多的优秀大学生选择到乡村任教。截至2019年,28个省份已吸引约33.5万名高校毕业生到乡村任教。以及国家自2006年起还实施的特岗计划,截至2018年底,共招聘75.4万名老师到乡村学校任教,覆盖中西部1000多个县的3万多所农村学校。

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乡村教师290多万人,其中中小学近250万人,40岁以下的青年教师占58.3%。

随着教师队伍的不断扩大,中央财政在乡村教师的生活补助方面拨付的资金也在不断加大,2013年以来,中央财政在支持乡村教师的生活补助方面已经拨付资金157亿元,其中2018年45亿元,政策惠及中西部8万多所乡村学校中的127万名教师,补助最高的每月达到2000元。

2011年,我师范学院毕业以后,通过公开招考,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我决定用田野调查、影像档案、文本记录的方式,拍摄新时代下的乡村教育。籍以希望通过自己的镜头,通过拍摄乡村教师、乡村儿童、以及所有参与乡村教育振兴的参与者,来记录一个真实的乡村教育现状。2020年该拍摄项目获得了中国文联2020年青年文艺创作扶持计划资助项目,拍摄地点为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山西省临汾市汾西县、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拍摄时间从2014年至今。

摄影并文:齐水勇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