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佳作欣赏 | 马鑫:枸杞红了

来源:中国民族影像志   作者:马鑫       责编:张双双   2021-01-07

2014年8月8日,甘肃靖远,妈妈在家照顾弟弟妹妹,爸爸在外打工,10岁的马晓蕊带着妹妹,在这边摘了12天枸杞,挣了550块钱。

2014年7月30日,宁夏同心,穆斯林开斋节刚过,虎娟一家4口人便启程奔赴200公里外的甘肃靖远采摘枸杞,只留下从外面打工回来的父亲在家。

2014年8月7日,甘肃靖远,前几年虎娟家里盖房欠下外债,至今仍有4万元未还。家里三个孩子都在上学,每个月的生活费就要300多元,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很大的一笔开支。于是虎娟的妈妈李娜趁玉米还没成熟,带着孩子们出门摘枸杞。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虎娟和哥哥将集市买来的袋装润脸油挤到旧盒子里。他们家的三个孩子都在上学,明年虎洋就要上初中了,妈妈李娜想多挣点钱,把他也转到县城去。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虎彪在县城上学,一周回一次家,为了方便联系,家里花700块钱给他买了部手机。

2014年8月1日,甘肃靖远,晚上11点多,雇主过来给王淑芳母子结账,两人摘了15天,挣了1547块钱,王淑芳说,实在熬不下去了,明天要带孩子回家。枸杞红了,却招不到人,是目前很多杞农最头疼的事情,但这几年“用工荒”一直都在。

2014年8月8日,甘肃靖远,采摘枸杞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都十分艰苦,虽然经营枸杞园的雇主会为来帮忙采摘的人们提供住所,但一位雇主家住着30位雇工也很常见。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早已经习惯了十三个人挤在一间只有三张床的屋子里。

2014年8月5日,甘肃靖远,由于采摘枸杞的地点距离住处比较远,雇主每天都得开着农用车送雇工下地,车费的开销也是很大的一笔数目,最多的时候一车能拉30多人。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摘枸杞的雇工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雨天或者早晨露水过大,出工会迟些,多数情况下,都是天刚亮就下地,一直摘到天黑。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今年55岁的马秀兰来自同心河西,由于患有帕金森症,手时不时会抖,难以控制。一起来的人当中,她的采摘速度是最慢的。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杞农家里必备的晾晒棚,能让枸杞快些干,又可以避风雨。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采摘回来的枸杞,浸过碱水之后晾干,就是成品枸杞了。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午后,天气突变。连续几天35度高温的天气,对于雇主来说是好事,因为成熟期的枸杞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摘下来,而一旦遇上下雨天或着采摘不及时,枸杞就会烂在树上。

2014年8月4日,甘肃靖远,由于一直在下雨,今天早上工人们并没有出工,他们午饭吃的是从同心带过来的凉皮。

2014年8月4日,甘肃靖远,连续下了三天的雨,雇主万应祥家还有8亩枸杞没摘,而且都已超期。10多年前,万应祥和村民一起去宁夏中宁买的枸杞苗,靠自己不断地摸索,掌握了枸杞的种植技术,如今他所在的东升乡已经成为县内枸杞种植大乡。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不下地摘枸杞的时候,年长的人喜欢留在住地,但年轻人则多数会一起去市场看热闹。东升乡的枸杞交易市场,一位雇工在玩跳跳球,这里都是些年轻人,音乐声很大。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晚饭后,当地几个汉族妇女带着音箱,来到雇工们的住处教她们跳广场舞。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年轻人都习惯在吃完晚饭后出去逛街,玩跳跳球。53岁的马兰芳那儿也没去,一个人在住处附近的街道上转悠。

2014年8月4日,甘肃靖远,因为儿子结婚,欠下些礼钱,种地的收入又有限,马兰芳想自己出来挣点钱。除了摘枸杞,她每年8月份还去内蒙拾洋芋,那边也包吃住,每天固定工资100元。相比拾洋芋,她说,这活干着不能停,摘的多挣得多,熬人些。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枸杞地里,雇主依旧每天都会叫喊着,“赶紧秤咯,回家呢……”通常雇工们会一边回应“来咯!来咯!”一边继续摘,仿佛最后这几把枸杞才最重要,最压秤似得。这样的日子将持续数月,枸杞,是雇主与雇工共同的“幸运果”,承载着他们这一年岁末生活的寄托。

查看大图

2014年8月8日,甘肃靖远,妈妈在家照顾弟弟妹妹,爸爸在外打工,10岁的马晓蕊带着妹妹,在这边摘了12天枸杞,挣了550块钱。

2014年7月30日,宁夏同心,穆斯林开斋节刚过,虎娟一家4口人便启程奔赴200公里外的甘肃靖远采摘枸杞,只留下从外面打工回来的父亲在家。

2014年8月7日,甘肃靖远,前几年虎娟家里盖房欠下外债,至今仍有4万元未还。家里三个孩子都在上学,每个月的生活费就要300多元,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很大的一笔开支。于是虎娟的妈妈李娜趁玉米还没成熟,带着孩子们出门摘枸杞。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虎娟和哥哥将集市买来的袋装润脸油挤到旧盒子里。他们家的三个孩子都在上学,明年虎洋就要上初中了,妈妈李娜想多挣点钱,把他也转到县城去。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虎彪在县城上学,一周回一次家,为了方便联系,家里花700块钱给他买了部手机。

2014年8月1日,甘肃靖远,晚上11点多,雇主过来给王淑芳母子结账,两人摘了15天,挣了1547块钱,王淑芳说,实在熬不下去了,明天要带孩子回家。枸杞红了,却招不到人,是目前很多杞农最头疼的事情,但这几年“用工荒”一直都在。

2014年8月8日,甘肃靖远,采摘枸杞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都十分艰苦,虽然经营枸杞园的雇主会为来帮忙采摘的人们提供住所,但一位雇主家住着30位雇工也很常见。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早已经习惯了十三个人挤在一间只有三张床的屋子里。

2014年8月5日,甘肃靖远,由于采摘枸杞的地点距离住处比较远,雇主每天都得开着农用车送雇工下地,车费的开销也是很大的一笔数目,最多的时候一车能拉30多人。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摘枸杞的雇工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雨天或者早晨露水过大,出工会迟些,多数情况下,都是天刚亮就下地,一直摘到天黑。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今年55岁的马秀兰来自同心河西,由于患有帕金森症,手时不时会抖,难以控制。一起来的人当中,她的采摘速度是最慢的。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杞农家里必备的晾晒棚,能让枸杞快些干,又可以避风雨。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采摘回来的枸杞,浸过碱水之后晾干,就是成品枸杞了。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午后,天气突变。连续几天35度高温的天气,对于雇主来说是好事,因为成熟期的枸杞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摘下来,而一旦遇上下雨天或着采摘不及时,枸杞就会烂在树上。

2014年8月4日,甘肃靖远,由于一直在下雨,今天早上工人们并没有出工,他们午饭吃的是从同心带过来的凉皮。

2014年8月4日,甘肃靖远,连续下了三天的雨,雇主万应祥家还有8亩枸杞没摘,而且都已超期。10多年前,万应祥和村民一起去宁夏中宁买的枸杞苗,靠自己不断地摸索,掌握了枸杞的种植技术,如今他所在的东升乡已经成为县内枸杞种植大乡。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不下地摘枸杞的时候,年长的人喜欢留在住地,但年轻人则多数会一起去市场看热闹。东升乡的枸杞交易市场,一位雇工在玩跳跳球,这里都是些年轻人,音乐声很大。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晚饭后,当地几个汉族妇女带着音箱,来到雇工们的住处教她们跳广场舞。

2014年7月31日,甘肃靖远,年轻人都习惯在吃完晚饭后出去逛街,玩跳跳球。53岁的马兰芳那儿也没去,一个人在住处附近的街道上转悠。

2014年8月4日,甘肃靖远,因为儿子结婚,欠下些礼钱,种地的收入又有限,马兰芳想自己出来挣点钱。除了摘枸杞,她每年8月份还去内蒙拾洋芋,那边也包吃住,每天固定工资100元。相比拾洋芋,她说,这活干着不能停,摘的多挣得多,熬人些。

2014年7月30日,甘肃靖远,枸杞地里,雇主依旧每天都会叫喊着,“赶紧秤咯,回家呢……”通常雇工们会一边回应“来咯!来咯!”一边继续摘,仿佛最后这几把枸杞才最重要,最压秤似得。这样的日子将持续数月,枸杞,是雇主与雇工共同的“幸运果”,承载着他们这一年岁末生活的寄托。

每年6-9月,我国枸杞进入采摘期,期间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涌入枸杞种植省份。在宁夏西海固地区,由于农作物单一,每年采摘期,当地很多留守妇女和儿童会奔赴宁夏中宁、青海诺木洪、甘肃靖远等地摘枸杞。鲜红的枸杞,成了她们补贴家用的“幸运果”。

本组作品入选“2020·中国民族影像志摄影双年展”,作品由主办方提供。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