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会员佳作 | 杜剑:有没有人告诉你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杜剑       责编:张双双   2021-01-06

产品推介会上的人体彩绘表演和在化妆的婺剧演员。

双手合十祈福的女车手和观音菩萨雕像。

表演豹子舞的广场舞大妈和笼子里的猫。

繁华的南山路和寂静的乡间小路。

吃雪糕的情侣和婺剧演员情侣。

表演现代鼓舞的女孩和传统耍花枪的婺剧演员。

晨练的老外和参加马拉松比赛的女孩。

从城市广告画边走过的老人和农村看旗袍秀的老人。

戴着口罩带学生观展的外教和演唱会上的工作人员。

商场门口的兵马俑和外婆家餐厅的店员。

在西湖合影的动漫演员和穿汉服合影的外来人员。

平遥国际摄影展和永康秋季车展上疲惫的车模。

雕刻雕像的山体和采石后的山体。

弃用的车间和饰演七十年代工人的演员。

音乐节上的小丑和春晚彩排的京剧小演员。

昆明街头的时尚服饰广告和田野里搭棚的广告布。

在千岛湖拍婚纱照的情侣和舞台上演出的霸王别姬。

城市的有轨电车电线和古宅屋檐下的蜘蛛网。

艺术街区的雕塑和穿旗袍的女模。

外国传教士塑像和观音菩萨雕像。

在丽水七条小巷创作的英国女摄影师和从巷子走过的村民。

摆POSE拍照的黑金骑士和杭州延安路上的宇航员雕像。

在酒会上和酒吧喝酒的职业女性。

西湖景区的女警和中国好声音永康赛区的保安。

在杭州太子湾公园游玩和溜冰场上休息的青少年。

城市里的凤凰和乡村的丹顶鹤。

杭州公交站台的华为手机广告和黑豹乐队演出。

守护城市的机器人和守护田野的稻草人。

查看大图

产品推介会上的人体彩绘表演和在化妆的婺剧演员。

双手合十祈福的女车手和观音菩萨雕像。

表演豹子舞的广场舞大妈和笼子里的猫。

繁华的南山路和寂静的乡间小路。

吃雪糕的情侣和婺剧演员情侣。

表演现代鼓舞的女孩和传统耍花枪的婺剧演员。

晨练的老外和参加马拉松比赛的女孩。

从城市广告画边走过的老人和农村看旗袍秀的老人。

戴着口罩带学生观展的外教和演唱会上的工作人员。

商场门口的兵马俑和外婆家餐厅的店员。

在西湖合影的动漫演员和穿汉服合影的外来人员。

平遥国际摄影展和永康秋季车展上疲惫的车模。

雕刻雕像的山体和采石后的山体。

弃用的车间和饰演七十年代工人的演员。

音乐节上的小丑和春晚彩排的京剧小演员。

昆明街头的时尚服饰广告和田野里搭棚的广告布。

在千岛湖拍婚纱照的情侣和舞台上演出的霸王别姬。

城市的有轨电车电线和古宅屋檐下的蜘蛛网。

艺术街区的雕塑和穿旗袍的女模。

外国传教士塑像和观音菩萨雕像。

在丽水七条小巷创作的英国女摄影师和从巷子走过的村民。

摆POSE拍照的黑金骑士和杭州延安路上的宇航员雕像。

在酒会上和酒吧喝酒的职业女性。

西湖景区的女警和中国好声音永康赛区的保安。

在杭州太子湾公园游玩和溜冰场上休息的青少年。

城市里的凤凰和乡村的丹顶鹤。

杭州公交站台的华为手机广告和黑豹乐队演出。

守护城市的机器人和守护田野的稻草人。

我们的存在是绝对的真实吗?或者只是为了隐秘而博大的时光之轴能保持周而复始,而适度真实?

时间是无止境的丝线盘成的笃厚蛹茧,我们无从找到它的起点,它纵横交错,把宇宙所有可能和全部个体粘合成一个闭合的囊体,包括眼泪、欢笑、怀疑和诘问。

岩壁坍塌是一个被定义的起点,铁丝网长出锈迹,是另一个起点。蛛网在月光下破败是一个隐秘的终结。

城市被网罗进电缆和钢筋水泥,我们成为许多被分类标贴的包裹——我们有不同的服饰和姿态,我们保持适度的相同,我们在等待被领回然后撕去定义。

关于起点和终点,如此宏大。

当我们褪去一切色彩,用极其简练的数字和算法向太空艰难迈进的那一步,是对宇宙空间和人类科学的虔诚企望。    

被万众信仰的神祇转过身双手合十,而一个寻常人凝神的瞬间,万物的回应都应该被一一听见。

人潮涌动的车站有人举牌等待的人是你吗?所有的等待和遇见是偶然吗?还是因为偶然中必定的某种渊源?          

我们站在钢铁和巨石林立的大海边,遥想彼岸的空阔和自由,我们用当下的失去来换取未来的获得,我们向往的自由依然还是真实的吗?

我们都是身着华服的艺者,我们的表情覆盖住本真的哭与笑,一切掌声和喝彩都在证明囚笼的坚固和自我的渺小吗?这荒诞的精彩,就是火焰存在的意义。

火焰是囚笼背后勇敢者的眼睛。

我幻想住在一幢高楼里,在阳台上能看见高铁站醒目的站名,看见一列列高铁缓缓驶进站台,又缓缓驶出站台。

车站里、站台上和车厢里的点点灯光让我想起童年时夏夜躺在竹床上仰望星空的情景,我仰望的星空是这些所见的灯火吗?

我在缓缓驶进站台的高铁上一眼认出的高楼上那盏为我点亮的灯是我童年见过的那颗星星吗?

这美好的幻像能证明我是一个过客吗?我停靠的站台只为我停留吗?我所经历的一切是真实可信的吗?有没有人能告诉我?

佩索阿说:我爱一切已经过去的事物,一切已不是原来的事物。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你只是虚度了它。   

摄影并文:杜剑


杜剑,检察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歌摄影集《原乡》、《流浪高原的眼睛》,居浙江永康。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