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会员佳作 | 牛红旗:《乡村街口》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牛红旗       责编:张双双   2020-10-16

01《乡村街口》(组图1)2019年,宁夏彭阳县孟塬。

02《乡村街口》(组图2)2019年,宁夏彭阳县王洼。

03《乡村街口》(组图3)2019年,宁夏海原县海城。

04《乡村街口》(组图4)2020年,宁夏彭阳县冯庄。

05《乡村街口》(组图5)2019年,宁夏西吉县田坪。

06《乡村街口》(组图6)2019年,宁夏泾源县蒿店。

07《乡村街口》(组图7)2020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老三营。

08《乡村街口》(组图8)2019年,宁夏海原县树台。

09 《乡村街口》(组图9)2019年,宁夏海原县贾塘。

10《乡村街口》(组图10)2019年,宁夏彭阳县何岘。

11《乡村街口》(组图11)2019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寨科。

12《乡村街口》(组图12)2019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三营。

13《乡村街口》(组图13)2019年,宁夏隆德县好水。

14《乡村街口》(组图14)2019年,宁夏海原县曹洼。

15《乡村街口》(组图15)2019年,宁夏西吉县什字。

16《乡村街口》(组图16)2019年,宁夏海原县树台。

17《乡村街口》(组图17)2019年,宁夏彭阳县小岔。

18《乡村街口》(组图18)2019年,宁夏泾源县蒿店。

19《乡村街口》(组图19)2019年,宁夏泾源县蒿店。

20《乡村街口》(组图20)2019年宁夏彭阳县王洼。

21《乡村街口》(组图21)2019年,宁夏彭阳县草庙。

22《乡村街口》(组图22)2019年,宁夏西吉县田坪。

23《乡村街口》(组图23)2019年,宁夏彭阳县罗洼。

24《乡村街口》(组图24)2020年,宁夏彭阳县芦草壕。

25《乡村街口》(组图25)2019年,宁夏彭阳县何岘。

26《乡村街口》(组图26)2019年,宁夏彭阳县石岔。

27《乡村街口》(组图27)2019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寨科。

28《乡村街口》(组图28)2020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三营。

29《乡村街口》(组图29)2020年,宁夏彭阳县长城塬。

30《乡村街口》(组图30)2019年,宁夏西吉县白崖。

查看大图

01《乡村街口》(组图1)2019年,宁夏彭阳县孟塬。

02《乡村街口》(组图2)2019年,宁夏彭阳县王洼。

03《乡村街口》(组图3)2019年,宁夏海原县海城。

04《乡村街口》(组图4)2020年,宁夏彭阳县冯庄。

05《乡村街口》(组图5)2019年,宁夏西吉县田坪。

06《乡村街口》(组图6)2019年,宁夏泾源县蒿店。

07《乡村街口》(组图7)2020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老三营。

08《乡村街口》(组图8)2019年,宁夏海原县树台。

09 《乡村街口》(组图9)2019年,宁夏海原县贾塘。

10《乡村街口》(组图10)2019年,宁夏彭阳县何岘。

11《乡村街口》(组图11)2019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寨科。

12《乡村街口》(组图12)2019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三营。

13《乡村街口》(组图13)2019年,宁夏隆德县好水。

14《乡村街口》(组图14)2019年,宁夏海原县曹洼。

15《乡村街口》(组图15)2019年,宁夏西吉县什字。

16《乡村街口》(组图16)2019年,宁夏海原县树台。

17《乡村街口》(组图17)2019年,宁夏彭阳县小岔。

18《乡村街口》(组图18)2019年,宁夏泾源县蒿店。

19《乡村街口》(组图19)2019年,宁夏泾源县蒿店。

20《乡村街口》(组图20)2019年宁夏彭阳县王洼。

21《乡村街口》(组图21)2019年,宁夏彭阳县草庙。

22《乡村街口》(组图22)2019年,宁夏西吉县田坪。

23《乡村街口》(组图23)2019年,宁夏彭阳县罗洼。

24《乡村街口》(组图24)2020年,宁夏彭阳县芦草壕。

25《乡村街口》(组图25)2019年,宁夏彭阳县何岘。

26《乡村街口》(组图26)2019年,宁夏彭阳县石岔。

27《乡村街口》(组图27)2019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寨科。

28《乡村街口》(组图28)2020年,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三营。

29《乡村街口》(组图29)2020年,宁夏彭阳县长城塬。

30《乡村街口》(组图30)2019年,宁夏西吉县白崖。

乡村街口像一个给有所期待和心绪繁杂的人专门留下的窗户。它被一种无形的木钉钉在风往雨临的地方,通向外界,衔接内心,天宇敞开,阳光如菊。

只要双目平静地凝视着它,它就会令你陷入沉思。

人们是什么时候发现和开始使用起这个窗口,已无从查考,可能是人们情之所至,自然而然形成的吧。数千年下来,它有足够多的传说故事,有不为人在意的密码,安放着每一个街村的喜怒哀乐与离和恋舍,然而,由于它处于个体与公众的衔接口,没有确定的铭牌原因,总是被人忘却在脑后。它似乎无秩序,却有规章,它像一轴画,折卷着不同乡村长期以来个体通向社会的情趣与情绪。

有一天,我面对一个乡村街口想到这些后,突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眼前的街口不就是一个接口,不正是我长期以来寻找的显而易见的生命出口吗?

乡村街口是乡间生活岁月的魂,是一个人的魂,尤其是一个乡村张望外面世界时灵魂停滞地。如果我不在那里沉淀,不用心思量,根本感受不到那里有灵魂。

有天傍晚,我经过一个乡村街口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扯着嗓子喊道:“快点回来。”我回头去看,街口并无一人,我不知道那人在呼唤谁。冬天的清晨,我经过一个乡村街口时,看见有个小男孩蹲在街口独自玩纸板,他的小手冻得又红又肿满是皴口,他把手指放在口边哈热气的同时还在不断地抱怨那张被他掷出去的纸板。有一次,我在一个乡街口碰见有人杀鸡,有一次,我看见一个村街口唱戏。有天正午,我经过一个乡村街口时,看见一位老人坐在马札上靠着砖墙睡觉,我不知他在那里睡了多久,还将睡多久。

从那次以后,我每经过一个村街口都少不了停住望一望,我想从那里发现生活的另一种可能和另一面。是的,所有乡村街口都摆放着一种新的可能,都有它的另一面。

我发现那里摆放着早已既定的生命情状,也隐蔽着某种新的契机。

乡村街口在等待,等待着匆匆过往的人,等待着几年前走失的那阵风,蹲候着失散的爱,敞亮着毫无设防的情怀,堆满了可供回忆的往事。

摄影并文:牛红旗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