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会员佳作 | 杜剑:我一个人弹琴到深夜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张双双   2020-09-30

音乐是EIS心中燃烧的火焰,就像她染的红色头发,不论在哪里她都是最耀眼的,尽情释放对生命的热爱。

有清新嗓音的小女生鲁王莉,音乐是她和世界对话的另一种语言。

用音乐抒发对家乡思念之情的贵州女孩小敏。

用音乐点亮梦想的艺术表演系在读大学生左超颖。

年轻美丽的架子鼓老师HALU,有水一样的安静,火一样的热情,生活就是一个节拍和一个鼓点。

可以一个人唱歌到天亮的流浪歌手韦达波,音乐是他的所有家当。

独立音乐人何向阳,坚持用原创歌曲走向更大舞台的追梦者。

独立音乐人铁皮,在最低处用心生活用灵魂歌唱的精神追求者。

从流浪歌手到吉他老师,懂得生活要随遇而安的音乐人王小宁。

用音乐抒发乡愁的民谣歌手姜倩,她的歌声里有一辆绿皮火车的忧伤。

生活本身就是艺术,从刮灰师傅转身为吉他老师的张金民,用沧桑的嗓音唱尽生活的艰辛。

用原创歌曲《再见成都》让我忘了赵雷《成都》的流浪歌手将帅,音乐里有他的生活和故事。

衣丹是尘埃乐队的吉他手 ,也是吉他部落的族长,他把大山里的音乐唱给城市听。

时尚达人慧慧是服装搭配师,爱音乐的她让爱生活爱美丽变得不再是一句空话。

音乐精灵吕肖雅,金华K歌之王,中国好声音永康赛区金牌导师,她的歌声会舞蹈,她的舞蹈会唱歌。

乡村小学音乐教师朵朵,音乐陪着她和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爱音乐的淘宝店店主NORA ,音乐支撑着她的创业梦想。

用莆仙方言传唱民谣的独立音乐人方光辉。

查看大图

音乐是EIS心中燃烧的火焰,就像她染的红色头发,不论在哪里她都是最耀眼的,尽情释放对生命的热爱。

有清新嗓音的小女生鲁王莉,音乐是她和世界对话的另一种语言。

用音乐抒发对家乡思念之情的贵州女孩小敏。

用音乐点亮梦想的艺术表演系在读大学生左超颖。

年轻美丽的架子鼓老师HALU,有水一样的安静,火一样的热情,生活就是一个节拍和一个鼓点。

可以一个人唱歌到天亮的流浪歌手韦达波,音乐是他的所有家当。

独立音乐人何向阳,坚持用原创歌曲走向更大舞台的追梦者。

独立音乐人铁皮,在最低处用心生活用灵魂歌唱的精神追求者。

从流浪歌手到吉他老师,懂得生活要随遇而安的音乐人王小宁。

用音乐抒发乡愁的民谣歌手姜倩,她的歌声里有一辆绿皮火车的忧伤。

生活本身就是艺术,从刮灰师傅转身为吉他老师的张金民,用沧桑的嗓音唱尽生活的艰辛。

用原创歌曲《再见成都》让我忘了赵雷《成都》的流浪歌手将帅,音乐里有他的生活和故事。

衣丹是尘埃乐队的吉他手 ,也是吉他部落的族长,他把大山里的音乐唱给城市听。

时尚达人慧慧是服装搭配师,爱音乐的她让爱生活爱美丽变得不再是一句空话。

音乐精灵吕肖雅,金华K歌之王,中国好声音永康赛区金牌导师,她的歌声会舞蹈,她的舞蹈会唱歌。

乡村小学音乐教师朵朵,音乐陪着她和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爱音乐的淘宝店店主NORA ,音乐支撑着她的创业梦想。

用莆仙方言传唱民谣的独立音乐人方光辉。

“总是在每一个孤独的日子,我一个人弹琴到深夜……” ,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唱,一个人静静地听。

民谣是唱给自己的歌。民谣有毒,听了就上瘾。

每一首民谣都有一个故事,或悲伤,或惆怅,或励志。

一人一琴走江湖,一把吉他,浅吟低唱。

从寻找共鸣到见众生,复而重新认识自己,岁月匆匆,它始终蕴含打动人心的力量,或轻盈或沉重的诗意令人着迷也让人平静。

民谣大多来源于歌手的原创,来源于生活经历和情感表达。静静聆听民谣这股清流缓缓流淌,用不卑不亢的情怀,不偏不倚的态度和不瘟不火的故事,温暖并净化着听者的心灵。

 “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面,有一个歌唱的少年……就在那一个夜晚,歌声温暖了我们”,是流浪歌手韦达波原创歌曲《贵阳》里的歌词。他就是那个在天桥上唱歌的少年,现在在永康江畔弹唱着。歌声温暖了初秋的江水和城市的星空。

何向阳完全是我想象中的流浪歌手的样子,他有所有音乐人的特质。一头飘逸的长发,有时扎成一髻马尾,有时扎成两个小辫子,有时干脆让它肆意裸露着。他的长发是他没完没了的忧伤,被江风吹动着,仿佛就能吹走所有的忧伤。“外面的世界理想的远方,不停走在他们的家乡,绿皮的火车归乡的路程,窗外雨水淋湿了青春”,他就这样忧伤的唱着,江水和我也跟着忧伤的唱着。

铁皮的歌能够给人一种宁静,不管你身在何处,当你的耳畔传来他干净清脆的声音时,你会不自觉的抬头看看两边长得郁郁葱葱的树,听鸟儿在怎样的歌唱。他的歌适合在安静的午后一个人听,他的声音仿佛可以透过人的灵魂,无论多么烦躁的心都可以得到慰藉。

怀抱吉他的歌者唱出心中的悲伤和欢喜。故乡已不再是地理属性上的标志,遥不可及的故乡在他们心里越长越高。

江河是生生不息的血脉,在故乡繁衍生长。

城是山脉,连着江河与星空。他们的精神世界有重金属像流星一样划过。

音乐是抵达故乡最好的方式。在江边吟唱的民谣歌手给了我精神上的原乡。在这些奇妙音符里,我还听到一些未知的虫鸣落在马条、赵雷、宋冬野、莫西子诗某首民谣的木吉他上。

去年在沈家门码头,一个女孩面朝大海弹唱《漂洋过海来看你》,月亮给了大海一些碎银,而她却忽略了月亮的存在。

我们可以一个人静静地唱,可以是键盘手,可以是贝司手,可以是鼓手,可以是吉他手,可以取一个乐队的名称叫“梦乐队”,也可以再换一个名称。

2015年和2019年的氧气音乐节,我是冲着李健去的。荧光棒形成夜空下最耀眼的麦浪,同时它代替弯月收割星星,收割一句歌词----让曾经的誓言飞舞吧。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他还说,如果没有音乐,生命就没有价值。

民谣吟唱的是生活本身。昨晚看了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皇后乐队主唱佛莱迪·摩克瑞在温布利球场“Live Aid”演唱会上唱起“Mama,just killed a man”时,仿佛他又游回了母亲身体里。

音乐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他们的情感表达,他们有独立而自由的精神世界,我常被他们的音乐所触动。

我拍摄的这些音乐人都是我身边或有缘相遇的朋友,他们默默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我能感受到音乐带给他们的快乐。这也是我拍摄这个专题的原因。

 摄影并文:杜剑


杜剑,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歌摄影集《原乡》《流浪高原的眼睛》,居浙江永康。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