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新闻频道>> 重点资讯>> 图集

深切缅怀袁毅平同志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张双双   2020-09-17

1600323723153450.jpg

袁毅平

2020年9月16日17时30分,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德高望重的摄影家、摄影理论家袁毅平同志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1600323723694857.jpg

 袁毅平代表作品:《东方红 》,1961年。

袁毅平,1926年出生于江苏常熟鹿苑镇(现属张家港市)。我国著名摄影家、摄影理论家、摄影活动家。

1939年在上海开始摄影生涯,1949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新华日报》摄影记者,《人民日报》摄影记者,《大众摄影》杂志编辑组长,《中国摄影》杂志编辑组长、主编,曾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副主席等职。摄影代表作有《东方红》《振我国威》《拔地擎天》《70年代村干部》《马路“天使”》等。袁毅平曾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中国文联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杰出摄影活动家”等称号,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国文联第十届荣誉委员。

50多年来,袁毅平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重要骨干和领导成员,主持了第一届至第五届全国摄影理论年会和两届全国摄影创作会议,并长期从事摄影理论和评论工作,撰写有《摄影家论及其他》《袁毅平摄影白话》等专著,在中国摄影理论建设、人才培养、媒体建设等面的开创与发展都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摄影作品歌颂时代、记录历史,许多作品成为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的视觉形象代表,成为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献。他为新中国摄影事业的发展和中国摄影家协会的组织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1600323723313301.jpg

袁毅平肖像,1946年拍摄于百乐摄影室,是袁毅平打光另一个练习生(即学徒)拍摄的。

1600323723255188.png

袁毅平在四川青川时的工作照。

1600323728996790.jpg

袁毅平在美国访问期间,1982年。

1600323724772630.jpg

 1995年,广州,袁毅平参加摄影活动时的工作照。 侯贺良 摄

袁毅平自述

我自1939年跨入摄影之门,追光蹑影,迄今已有70多个年头了。悠悠岁月,我与摄影相随相伴,形影不离。期间,先后干过10年人像摄影,10年新闻摄影;从1958年调到中国摄影学会(中国摄影家协会前身)后,直至1990年我离岗,长期从事摄影刊物的编辑工作和摄影理论工作,从此我拍照片都成为“业余”的了。也就是说没有指定性拍摄任务。这在选材、立意和表现等方面,相对来说要自由得多,然而其局限性也正在于此。一些地方,一些场合,一些事件,乃至一些生活角落,都没有条件亲自面临和拍摄了。所以我后来拍摄的一些照片,大多是在出差或者出访的时间“顺手牵羊”地牵来的。其题材内容的选择,也往往是跟着自己的摄影感觉而随景随取的。这种现象从这个影展的作品中可以略见一斑。

不过,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既然我拍照片要受到上述的一些局限,那我就把镜头主要对向老百姓,对向平民百姓日常的普通生活,对向老百姓憨厚的性格。尽管我做得还很不理想,但我这样做了。

由于有些影像资料在“文革”中毁损,另有一些因故暂时无法取出制作。因而这个影展显得比较单薄和零散。有些该向观众展示的生活画面,在这个影展中却“缺席”了。

摄影,具有一个独特的重要功能——纪实功能。它能把特定时间、特定场合、特定事件真实地、形象地纪录下来,永久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但愿我这个展览中的一些纪录往事的照片,能够起到上述作用的哪怕万分之几,我就高兴了;更多的是我愿听到批评的声音。

袁毅平

2014年5月

袁毅平摄影作品

工业生产及水利建设 1950-1960年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国人民“鼓足干劲”投身到新中国建设中。袁毅平的影像记录了早期工业进程中的汽车工业、水利建设、交通运输等。他的影像既展现了社会主义劳动的群体面貌,也将目光投向了普通人。

1600323724431316.jpg

1958 年,修建十三陵水库。

1600323724795035.jpg

1958 年,修建密云水库。

1600323724285121.jpg

六十年代初,北京汽车修配厂。

1600323724804300.jpg

1958 年,修建十三陵水库。

1600323724262496.jpg

飞奔。

1600323725919891.jpg

1953年,成渝铁路通车以后。

北京面貌   1950-1990年代 

自1954年到北京以来,袁毅平对新中国首都的记录就未曾停止。他曾以《人民日报》的记者身份对一场场文艺展演进行“标准框取”,还曾“顺手牵羊”地抓取北京城除旧换新的瞬间片段,抑或驻足于庙会或动物园之中、透过取景器凝神细看……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北京有过春意盎然,也有过暗潮汹涌,但袁毅平眼里的北京是平和的,所以,他的北京影像也如此平和。

1600323724405773.jpg

白云观游。

1600323725905396.jpg

20 世纪 50 年代,外国《天鹅湖》芭蕾舞团访问北京时拍摄电影,摄于中国新闻电影制片厂。

1600323725116442.jpg

列车员。

1600323725537296.jpg

乒乓球比赛。

1600323725462142.jpg

大熊猫。

1600323725576614.jpg

北京三里河附近。


水乡秋收·江苏苏州甪直地区  1962年

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出现了一阵浮夸风,各种不切实际的口号层出不穷:“稻谷亩产XX斤”“吃饭不要钱”“大炼钢铁赶英超美”,再加上自然灾害、帝国主义的封锁、苏联“老大哥”撤走专家和设备等等天灾人祸,我国的经济跌入了低谷。此后,中共中央总结经验教训,调整政策,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方针,又鼓励“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奋发图强、勤俭建国”。这些政策之下,国家的情况逐渐好转,不少地方的农村又呈现出丰收景象。

1963年夏秋之交,袁毅平响应国家号召,进行农村调查。经杨恩璞介绍,苏州甪直一带的农村工作搞得较好,袁毅平就前往那里“蹲”了两个星期,他跟随农民上工下工,“随时随景”地拍摄了这组照片。

1600323725898054.jpg

摇船妇女。

1600323725516124.jpg

打谷场。

水乡农民种的地离家很远,需要坐船往返去上工。

1600323725346005.jpg

身穿小作裙,头系兜头布的妇女田间休息。

1600323725224773.jpg

清晨出工。

1600323725685192.jpg

用船运稻子到这个地方脱粒。

“四清运动”·山东曲阜焦河大队  1964-1965年 

“四清”是1963年至1966年中共中央在全国城乡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活动,前期在农村中是“清工分、清帐目、清仓库和清财物”,后期在城乡中表现为“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后期从经济清查变为阶级斗争,最终发展成“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

袁毅平于1964年至1965年间在山东曲阜孔村焦河大队参与“四清”工作。中国文联组织的“四清”工作团中,华君武是团长,中国摄影学会的吴群、朱家实、张家琪等参加。袁毅平是焦河大队“四清”工作队队长,其职责是访贫问苦、发动群众、按照上级指示开展活动,保证农业生产正常有序。他所在的大队成员还有几名舞蹈协会成员和刚调入中国摄影学会的山东大学毕业生。按规定,“四清”工作组不能带照相机下乡,而袁毅平幸运地被批准可以随身携带照相机。他并无报道任务,因此可以将镜头对准他想要留存的点滴瞬间。

1600323726308575.jpg

访贫问苦。

1600323726684742.jpg

拾稻穗。

1600323726554979.jpg

村民。

1600323726698731.jpg

抽水。

1600323726833960.jpg

机械化。

1600323726150421.jpg

妇女劳动。

阿尔巴尼亚 1966年 

阿尔巴尼亚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西岸,首都地拉那。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尔巴尼亚共和国于1949年11月23日建交,两国于1954年互派大使。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阿尔巴尼亚是中国最好的朋友之一,当时毛主席曾盛赞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的一盏明灯”,又说中阿友谊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1966年春,阿方向我国提出一个要求,希望派几位摄影师到他国去帮助拍摄一套反映他们国家生产建设、人民生活和风土人情的照片,作为向其他国家宣传和文化交流之用。当时中国摄影学会派袁毅平,《解放军画报》总编、中国摄影学会常务理事高帆,新华社记者唐茂林三人前去帮助拍摄。阿方很重视此事,最高领导人霍查、谢胡先后亲自接见了袁毅平等三人。此次拍摄原打算两个星期结束,后来时间不断延长,从1966年4月28日开始一共拍了将近一个半月,阿方提供了许多拍摄对象,连一向保密的军港与军事设施也请袁毅平等拍摄。袁毅平等6月6日回国,他们所拍摄的资料经过遴选,为阿尔巴尼亚举办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影展提供图片。同时,中方放大了十二套展览照片,每套120幅24寸,以此表示两国亲密友好。

1600323727511006.jpg

战士。

1600323727675847.jpg

青少年。

1600323727794361.jpg

收割。

1600323727877638.jpg

水利工程。

1600323727112154.jpg

机器试运转。

1600323727431012.jpg

三农妇。

天安门广场  1950-1997年

一幅《东方红》让袁毅平广为人知,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他的刻板标签,不管怎样,五十年里,袁毅平在特定时期对于天安门的记录已将“天安门”这一象征符号与中国的历史节点牢牢地嵌在了一起:五十年代的五一劳动节及天安门广场扩建,六十年代的“东方朝霞”,七十年代悼念毛泽东的肃穆广场,还有1997年香港回归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作为建筑,天安门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老去;而作为符号,它留存于袁毅平的影像中,静默地等待今人的重新解读。

1600323727147262.jpg

朝辉赞,1985年拍摄,发表于《中国摄影》1986 年 4 月号封面

1600323727916059.jpg

天安门,1955年,五一劳动节。

1600323727570727.jpg

1955 年,五一劳动节。

1600323727728872.jpg

五一劳动节。

1600323727201200.jpg

在天安门城楼上拍摄的人民大会堂。

1600323728956832.jpg

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前。

1600323728776590.jpg

1997 年 7 月 1 日,庆祝香港回归。

1600323728853236.jpg

东方红,1962 年全国摄影艺术展展出效果。

逝者安息,

愿袁老一路走好!

相关链接:点击查阅专题向摄影师致敬——袁毅平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