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青年影像>> 图集

日常-时间的旷野 |谢匡时: 《初一》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Lee.W   2019-10-19

1、谢家湾地图

2、2018年,菜地

3、2016年,荒地与鸡

4、2016年,鱼塘

5、2016年,神龛

6、2014年,放鞭炮

7、2014年,烧钱纸

8、2013年,奶奶的葬礼

9、2016年,角落

10、2016年,我家的衣柜

11、2016年,族谱

12、2013年,我的奶奶

13、2013年,村里的驼背的爷爷

14、2018年,村里的奶奶

15、2018年,村里抽烟的的爷爷

16、2013年,葬礼法事

17、2013年,奶奶的葬礼队伍

18、2013年,我家旧房子

19、2016年,时钟

20、2016年,坛子

21、2018年,墙上的奖状

22、2016年,墙壁上的字

23、2016年,天井

24、2016年,仙人掌

25、2016年,长草的房子

26、2016年,玩耍的小女孩

27、2016年,发小小池

28、2016年,摘菜

29、2018年,我的大嫂

30、2015年,发小涛涛

31、2016年,外出打工归来的年轻人

32、2016年,打锣的女孩

33、2016年,蒙眼睛的女孩

34、2016年,树林的小女孩

35、2016年,我和父亲、哥哥到祠堂祭祀

36、2018年,初一村民集体祭祀

37、2015年,桌子上的年货

38、2016年, 摘花的女孩

39、2013年,春天

查看大图

1、谢家湾地图

2、2018年,菜地

3、2016年,荒地与鸡

4、2016年,鱼塘

5、2016年,神龛

6、2014年,放鞭炮

7、2014年,烧钱纸

8、2013年,奶奶的葬礼

9、2016年,角落

10、2016年,我家的衣柜

11、2016年,族谱

12、2013年,我的奶奶

13、2013年,村里的驼背的爷爷

14、2018年,村里的奶奶

15、2018年,村里抽烟的的爷爷

16、2013年,葬礼法事

17、2013年,奶奶的葬礼队伍

18、2013年,我家旧房子

19、2016年,时钟

20、2016年,坛子

21、2018年,墙上的奖状

22、2016年,墙壁上的字

23、2016年,天井

24、2016年,仙人掌

25、2016年,长草的房子

26、2016年,玩耍的小女孩

27、2016年,发小小池

28、2016年,摘菜

29、2018年,我的大嫂

30、2015年,发小涛涛

31、2016年,外出打工归来的年轻人

32、2016年,打锣的女孩

33、2016年,蒙眼睛的女孩

34、2016年,树林的小女孩

35、2016年,我和父亲、哥哥到祠堂祭祀

36、2018年,初一村民集体祭祀

37、2015年,桌子上的年货

38、2016年, 摘花的女孩

39、2013年,春天

历史

谢家湾,位于湖南省耒阳市竹市镇新塘村13组,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下村,别的地方都叫这里“下面新湾”,只有十几户人家。按照谢氏族谱的辈分排序,“济美立朝阶高阳懋”,我是第七代,属阳子辈,整个村子差不多150多年的历史。

根据《罗渡谢氏续谱卷七》记载,宋末元初年间,中原战乱,先祖在朝廷做官,后起义搞革命失败,带着族人迁徙至江西躲难,后又迁至衡阳地区,一部分散落在衡南,一部分留在罗渡,一部分在公平。族孙慢慢定居扩散,其中谢氏良榜公定居山田。村里的长者谢阶盈爷爷说,我们村这一支也是从山田分出来的,建村的先祖叫济湖公,生了7个儿子,他带着七个儿子来到这里,晚上开工偷偷把房子盖起来的,过年的时候借宿在别人家里。“之后7个儿子没有一个活过50岁。”村里一位爷爷说到,“这里风水不行,你看现在人气一直旺不起来。”

在中国传统的村庄,人丁兴旺是第一重要的事。也是外界直接衡量一个村子强弱的最直接标准。而我的村庄在农村人口外出务工和人口城市化的大潮中,逐渐抽空,住户越来越少,村庄也越来越破旧。除了春节过年的时候,年轻人返乡热闹些,平日里这里俨然一个空巢之窝。

童年

回忆起童年,89年的我,还算是幸运的,小小的新谢家湾,80年代末90年代出在这几年出生的小孩特别多。虽然那时候已是独生子女政策,但在农村总有漏网之鱼。那个时候,虽然物质条件特别匮乏,但有着一群有伙伴一起玩耍的童年,是多么无忧无虑。

我老家的房子一排过去有四五户人家,都是邻里近亲。最里头靠山的一户人家,靠山吃山,建了一果园,种植橘子和葡萄。这个小小的山头和果园几乎成了我儿时的玩乐天堂。

每年初夏刚至,橘子未熟之时,我和小伙伴就开始偷橘子。每年秋天一到,葡萄将熟,小伙伴们又开始爬树偷葡萄。有几次猖狂至极,在果实完全熟透上市之前就基本被我们偷光,对方前来告状,家长无言以对。掏出藏在糠里的橘子,皮已经捂黄,但还是酸不可耐。而那些未熟的青葡萄大都被我们浪费了。

另外,小时候玩弹弓打鸟/捉天牛/躲迷藏等游戏大多在这里进行。

我家是村里最早购买一台黑白电视机人家之一。夏日的晚上,村里的大人小孩都会围坐在我家的客厅,一边扇者蒲扇,一边看武侠电视剧,《神雕侠侣》《笑傲江湖》《锦衣卫》等。那时候看电视需要配一个20元的稳压器,防止电压不稳定而导致掉线。

读完小学,我随父母搬到城区居住。刚到城市里,城市里的孩子喜欢扔沙包/玩赛车等游戏,我一时适应不了,还经常在周末跑回村子里玩耍。

但离开村子,也意味着我的童年时代已经结束了。和童年的小伙伴们也慢慢疏远。

打工

老家的村子距离耒阳市区10公里左右。是一个以传统农作物经营为主的村庄,这里经济条件并不富裕。

我的曾祖父原来是地主家庭,供养我爷爷考上了中山大学,后来由于政治因素和一些偶然事件家道中落。

村里我的父辈这一代人,虽然都是务农起家,但新千年之后,少数思想活跃者也想了很多出路走出了农村,去到城里做生意赚钱,慢慢留在城里定居。留守在村里的人大部分放弃了农田耕种,村子里的年轻人也少有考上大学者,大部分人选择了外出打工,主要目的地在邻省的广东,所以大家把打工俗称为“上广”,去广东在他们的概念里就等同于打工。

搬的搬走,外出打工的常年不回。原本就很小的村子,越来越寂寞冷清。

100多年历史的老祠堂,两旁原本住着四五户人家,现在已经全部搬空。当年的老房子有的墙体坍塌,有的天顶没了。剩下的老祠堂估计也撑不了多久。村民商讨过集资把祠堂重新修整一遍,但是迟迟未能达成共同协议。年长者有心无力,年轻者有力无心,或许也有可能是既无心也无力。

年轻的打工者一年半载难得回一次家,只有过春节的时候,大家纷纷从外省回来,相聚在村子,和家里人团圆,过个新年。

外出打工和回家过年,就像一个轮回,周而复始。回家的时候,他们感叹外面的钱不好赚,生活不易,但待在老家更加赚不到,生活更加无聊。春节一过又只能收起行囊,踏上月台。

心声

当我拿着相机在村子里晃悠,把镜头对准破砖烂瓦时,我童年最好的发小谢阳池,他很困惑的问我,“这么烂的地方有什么好拍的,你又不是没见过。”旁边长我几岁的谢阳飞附和,“匡时仔,要的,你要把这些全都拍下来发到网上,让别人看看我们村子里多穷多破,最好是有人能给我们捐款就好了。”

这样的话当然一部分属于玩笑,但一部分说又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对于未来,他们并没有太多的追求,每年能都赚些钱回家过年就是他们最实际的想法。就像其中一位受访者谢高洪说,“不去外面赚钱有什么办法,我虽有建设家乡的想法,但却没这个能力。”

祠堂前面的小广场,四位00后的小女孩正蹦蹦跳跳的玩着游戏,当她们跑到祠堂里面玩耍时,大人立马会提醒她们,“里面危险,随时可能倒塌,千万不要在里面玩耍,听见没有。”

她们是村子里的第八代。

我12岁的时候,搬离农村到城市生活,但每年初一都会跟着父亲回乡祭祖、拜年。

这组照片记录了我从2013年到2018年六年间春节回乡的景象和记忆。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