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主单元摄影作品——潜力摄影新人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张双双   2018-04-26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刘埙琦——《生活空间》——作品阐释 照片拍摄于凯里市一栋公寓楼,背景为当地的地标——民族体育馆。组合了20个窗边的情景,窗户外的地标和窗户内的故事组成了生活的万花筒,展现了人间百态。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胡艳芬——《盐湖乡的清晨》——作品阐释: 2016年我随同几位摄影师途经 位于西藏阿里地区革吉县的盐湖乡,拍下这张照片。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孟德谦——《轮与轮》——作品阐释: 个人很喜欢具有内容表达和冷暖对比元素的照片。拍这张照片时,刚好是在拍摄某个场景未果,铩羽而归的路上。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何文轩——《风光》——作品阐释: 我走下车,深吸一口新鲜空气,眼前是错落有致的水坑,一匹骡子缓慢地穿过这一片寂原。

王帅——《童趣》——作品阐释: 农历正月十三是 “海龙王生日”,胶东半岛的渔民们举行隆重的祭海活动。鹅毛大雪中,一位老大爷半蹲在人群第一排,童心未泯、一动不动地专心拍着……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胡笛——《回家》——作品阐释: 你牵着我,我挽着你,你提着盆,我拎着桶,一公里的洗澡路,因为有你,心中温暖,一点不远。发未干,袜未穿,一公里的回家路,因为有你,笑容满面。土飞扬,发飞扬,心飞扬,我们一路向阳!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李春——《回家》——作品阐释: 2018年1月25日,拍摄于山西省长治市潞城市。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张成林——《乒乓球场》——作品阐释: 拍摄于2017年12月8日,淄博市张店区一公共乒乓球场。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刘恩——《小环境的纪实》——作品阐释: 盛夏,我骑单车去黄河。到打渔张森林公园河段,徒步上堤坝,风沙很大。天空,阳光下的黄河,河滩,对岸的树林,工作中的护河工人,看到的就是这些。

陈伟楷——《星辰大海》——作品阐释: 双子座流星雨,猎户座下的寻宝者,是否让你联想起《加勒比海盗5》里面跟随天蝎之心寻找三叉戟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启航,寻找最初的自己。2017年12月14日拍摄于内蒙古将军泡子冰湖,流星雨的深夜。

赵哲——《春雪》——作品阐释: 2018年春,上海初雪,傍晚在林中散步,一只小狗跟在身后,偶尔轻叫几声。如刘长卿所写: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周沛——《风雨欲来》——作品阐释: 我心中的西藏之美,不在于蓝天白云、雪域高原,而在于西藏人民。

王宁——《冷山》——作品阐释: 拍摄于2017年12月一场微雪过后的城市建筑工地,大面积的绿色防尘网与白雪之间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人们内心对自然的渴求与实际上对自然的破坏,在这一瞬间定格。

方文杰——《最后的粉饰》——作品阐释: 通过这一虚幻的画面来警醒人们:如果不重视环境保护,那最后的一抹蓝天只能通过粉饰来伪造!

邹苏斌——《暑运“小候鸟”》——作品阐释: 2010年暑期,拍摄于一列江西开往江苏的绿皮火车上。这位年轻妇女趁暑假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去探望在外务工的丈夫,同时,受乡亲之托也带上他们的孩子一同前往。

李勇——《女摔跤手》——作品阐释: 2017年5月,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热映之际,我们获准独家采访拍摄四川省摔跤队。女摔跤手正在给新学员展示摔跤技巧。她表示,电影是美好的,但摔跤选手真实的生活,充满了伤病和汗水。

孙昊——《家在草原》——作品阐释: 牧羊人不停地忙碌着,将全部身心赋予这个世界,他草原的家。

蔡付亮——《篮球光影》——作品阐释: 拍摄于长春光华学院篮球场。

周真平——《风雨童趣》——作品阐释: 2017年5月22日下午,湖南省新宁县突下暴雨,校车送孩子们回家途中的瞬间。

吴楠——《暴风来临时的白城沙滩》——作品阐释: 暴风袭来,沙土飞扬,我拍下了这张照片,也一度改变了我对厦门白城沙滩的小清新旅行地印象。

刘明——《做头》——作品阐释: 拍摄于2016年10月28日,河南省驻马店市某时尚发廊。

查看大图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张诗韵——《勇敢做自己》——作品阐释: 有一些人,不愿埋没于人海,希望能成为自己所爱的样子。我拍摄了这一组作品,希望大家给予他们理解与尊重,同时勇敢做自己。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天旸——《小世界》——作品阐释: 通过摆放一群小人们的度假游乐场景,在趣味之外代入一份思考,代入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对于消费主义的警惕。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沈璐——《凝固的历史》——作品阐述: 随着上海“2040”城市规划的开展,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行动也随之展开。此作品表现历史建筑与其所处环境的特征,用建筑摄影的方式留下上海建筑文化的记忆。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姜亚汝——《渔民》——作品阐释: 蓬莱地处胶东半岛地区,当地居民以渔业为生。我将镜头对准当地渔民,以环境肖像的方式展现劳动人民的淳朴,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袁欢欢——《棉里淘金的拾花工》——作品阐释: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现代化,棉花种植不再是新疆农民的单一增收产业,兵团的机采棉模式也日渐取代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可以预见,拾花工将会在5―10年后消失。在南疆,我记录了传统的人工采棉模式,为这个群体留下资料。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吕帅——《童年南苏丹》——作品阐释: 2017年9月,拍摄于南苏丹首都朱巴。南苏丹作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长期受战火、贫困、部族冲突等多种问题困扰,孩子们生活物资、教育资源、基础设施都极为短缺。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周鑫——《我的大学》——作品阐释: 通过类型学方式进行重复排列,记录我的大学的身边事物,放大视觉经验。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沈彦乐——《旋转之瞳》——作品阐释: 城市中各色各样的旋转楼梯都十分吸引我,广角镜头拍摄后,在后期中将它们进行镜像拼接,形成一双双神奇的瞳孔,制造魔幻视觉效果。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金元——《在消逝里生长》——作品阐释: 2016-2017年个人独立实验性摄影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界限:生锈的铁板、沙子、尘土、丙烯,火烧过的痕迹。仙人掌和花朵,对应着生命的延续和轮回。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姚志福——《街拍在影棚》——作品阐述: 作品以卡纸为素材,在影棚进行拍摄,后期合成,试图探讨摄影背后最为本质的存在。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月湘——《鹭岛》——作品阐释: 对于一个人,动物,物体或者景色,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或表面,或本质。将“真实”与“荒诞”、“孤独”与“喧嚣”,甚至“表面”与“本质”叠加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刘埙琦——《生活空间》——作品阐释 照片拍摄于凯里市一栋公寓楼,背景为当地的地标——民族体育馆。组合了20个窗边的情景,窗户外的地标和窗户内的故事组成了生活的万花筒,展现了人间百态。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巴雅苏勒——《家,摇摇欲坠》——作品阐释: 男主人为给妻子治病,一身外债,无奈到了送养儿子守护妻子的地步。媒体关注后收到一些捐助,孩子未送出。接下来,妻子做了五次手术,儿子在长大。男主人摆个地摊,屡屡碰壁,现在抑郁了。 这个家庭到底何去何从?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沙琨——《一窗之隔》——作品阐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2017年,我赴日本进行两个月交流学习,在语言的障碍、民族的差异、不同的风俗习惯和异乡人情感之下,记录下与我只有一窗之隔的景象。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王伟涛——《高原治沙人》——作品阐释: 2014-2015年拍摄于西藏日喀则市江当乡。这里有8000亩沙漠,护林员要种植柳树和其他抗旱植物,五年后树活了,他们就可以离开。植物的存活率很低,可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白晓丹——《唐陵. 相》——作品阐释: 漫天黄沙,淅沥雨滴,雷惊电绕,饱经风霜,你始终在。 你已在这里伫立千百年,黄土束缚着你的脚和身躯,但却禁锢不了你的忠与谦恭,你始终不忘你来时的使命,你将永生永世臣服于他。茫茫天地,我看到了灵圭断臂的你,威严依旧,生前死后,有谁能将你的悲哀倾听。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刘书彤——《扶贫攻坚的路上》——作品阐释: 2017年5月,我走进基层“扶贫攻坚”工作前线,到了鲁西聊城农村贫困人员的家中。在随机采访的贫困对象中,“因病致贫”在基层农村家庭占总贫困人口的比例最大,其次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文化精神生活上也比较匮乏。本作品由被访者手写情况说明,着重表现“帮”与“扶”关系呈现、旧房改造的“新旧对比”等等。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彭敏——《印相•社火》——作品阐释: 明代郑晓的《今言》说:“火者,一烘而过也,过年后就散了,故称社火”。这组作品运用树胶重铬酸盐转印工艺进行手工制作,选用多种水彩颜料进行逐层涂抹、曝光、冲洗、吹干。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张敬宜——《银河拱桥》——作品阐释: 西澳大利亚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世界十大观星地。10月是南半球每年银河最辉煌的时刻。沿着海岸线开车,捕捉每一个夜晚的银河拱桥。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姜豪——《在路上》——作品阐释: 几乎每次乘坐火车我都会留下一些影像,他们演绎着自己在路上的故事,零碎的画面组成了这个作品。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李珂为——《“新”主人》——作品阐释: 创作时间:2014年。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人们从城市涌入农村,他们的生存状态与生活品质是什么样的呢?未来的农村,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期待……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郁大波——《湖上人家岁月长》——作品阐释: 苏州,太湖,几番风雨经年处,湖上人家岁月长。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陈颖杰——《大家》——作品阐释: 2002年,我开始了中国著名音乐家的专题拍摄。八年时间,自费走访全国10余个城市,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名家。每年给30多位音乐家打无数个电话,而真正接受我拍摄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我会穷追不舍,年复一年地打电话、等回音、托关系。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杨阳——《HENRI YANG-BRESSON》——作品阐释: 以戏谑的手法,选择布列松这个摄影界标杆人物,借助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结合当下中国的流行词语及符号,企图将摄影大师作品中的陌生世界,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经验。希望这组作品能引起同道注意,去发掘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摄影吧!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张健——《东乡族人》——作品阐释: 东乡族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山大沟深缺水干旱贫瘠的地区。2013年以前东乡群众吃水极度困难,现在用上了自来水。在国家全面脱贫、精准扶贫的政策帮扶下,东乡族经济条件和人居环境有了明显变化。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车怡岑——《马背上的西藏村医》——作品阐释: 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海拔在4500米以上,地广人稀。罗布是这里的一名村医。年幼时父亲经常生病,他请隔壁的村医过来,骑马要走一天。为此他立志从医,惠及村民,至今坚持了二十四载,守护2个自然村、4平方公里、370多名村民的健康。

胡艳芬——《盐湖乡的清晨》——作品阐释: 2016年我随同几位摄影师途经 位于西藏阿里地区革吉县的盐湖乡,拍下这张照片。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刘丹——《硫磺工人》——作品阐释: 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是一座活火山,硫磺含量丰富,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这里便成了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对于工人们来说,除了坠崖,更大的威胁来自污染。除了硫磺,他们真实的目的是寻找埋藏在地下的各种宝石。

孟德谦——《轮与轮》——作品阐释: 个人很喜欢具有内容表达和冷暖对比元素的照片。拍这张照片时,刚好是在拍摄某个场景未果,铩羽而归的路上。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王佳——《2017,我的上帝视角》——作品阐述: 2017年,无人机航拍。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殷兴强——《秋梦》——作品阐释: 利用明亮的前景制造梦幻感。

何文轩——《风光》——作品阐释: 我走下车,深吸一口新鲜空气,眼前是错落有致的水坑,一匹骡子缓慢地穿过这一片寂原。

王帅——《童趣》——作品阐释: 农历正月十三是 “海龙王生日”,胶东半岛的渔民们举行隆重的祭海活动。鹅毛大雪中,一位老大爷半蹲在人群第一排,童心未泯、一动不动地专心拍着……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许勇——《街头2》——作品阐释: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小县城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把城中心大部分街道走一遍。我利用周末和假期拍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拍所有触动我的瞬间。这组照片在编排上进行了设计,两张为一组,前一张是人物,后一张是静物,两者互相关联,有些很直接,有些则需要观者进行想象。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朱雨生——《2017,我的故宫》——作品阐释: 整个2017年我都在拍摄故宫,从春天的飞花到夏天的流云,从秋天的落叶到冬天的光影……,每个季节故宫都有独特的美。我会坚持下去,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胡笛——《回家》——作品阐释: 你牵着我,我挽着你,你提着盆,我拎着桶,一公里的洗澡路,因为有你,心中温暖,一点不远。发未干,袜未穿,一公里的回家路,因为有你,笑容满面。土飞扬,发飞扬,心飞扬,我们一路向阳!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王毅——《品牌与消费–女性的上半身》——作品阐释: 本组作品用高调表现,以手绘符号代替实物拍摄,探讨消费时代之下,符号对受众、品牌等带来的影响。

李春——《回家》——作品阐释: 2018年1月25日,拍摄于山西省长治市潞城市。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曾戈——《新世界》——作品阐释: 我在街上寻找目标,寄托自己对世界的想象。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赵明——《缅北战争下的生活》——作品阐释: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战事引发“难民潮”,中缅边境线的两侧是两个世界的命运。以缅北前线士兵、战区康复医院、荒废的村庄、难民营和难民小学为切入点, 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走访拍摄,展现出缅北战争下的生活。

张成林——《乒乓球场》——作品阐释: 拍摄于2017年12月8日,淄博市张店区一公共乒乓球场。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黄琛佶——《追忆老城门》——作品阐释: 2017年拍摄。上海老城门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抵御倭寇侵扰而建,1911年前后被拆除。我实地拍摄8座老城门旧址,并收集大量清末老城门的旧照,今昔对照,希望唤起人们的记忆,呼吁共同保护文化遗产。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谢文昊——《雨人》——作品阐释: 一次偶然的大雨,让我见识到雨水在闪光灯下的奇幻效果,之后便迷上了雨天拍照。我觉得黑白会更适合雨天阴暗灰沉的感觉,画面也更纯粹,仿佛使得同一人与物不再一样了。

刘恩——《小环境的纪实》——作品阐释: 盛夏,我骑单车去黄河。到打渔张森林公园河段,徒步上堤坝,风沙很大。天空,阳光下的黄河,河滩,对岸的树林,工作中的护河工人,看到的就是这些。

陈伟楷——《星辰大海》——作品阐释: 双子座流星雨,猎户座下的寻宝者,是否让你联想起《加勒比海盗5》里面跟随天蝎之心寻找三叉戟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启航,寻找最初的自己。2017年12月14日拍摄于内蒙古将军泡子冰湖,流星雨的深夜。

赵哲——《春雪》——作品阐释: 2018年春,上海初雪,傍晚在林中散步,一只小狗跟在身后,偶尔轻叫几声。如刘长卿所写: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周沛——《风雨欲来》——作品阐释: 我心中的西藏之美,不在于蓝天白云、雪域高原,而在于西藏人民。

王宁——《冷山》——作品阐释: 拍摄于2017年12月一场微雪过后的城市建筑工地,大面积的绿色防尘网与白雪之间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人们内心对自然的渴求与实际上对自然的破坏,在这一瞬间定格。

方文杰——《最后的粉饰》——作品阐释: 通过这一虚幻的画面来警醒人们:如果不重视环境保护,那最后的一抹蓝天只能通过粉饰来伪造!

邹苏斌——《暑运“小候鸟”》——作品阐释: 2010年暑期,拍摄于一列江西开往江苏的绿皮火车上。这位年轻妇女趁暑假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去探望在外务工的丈夫,同时,受乡亲之托也带上他们的孩子一同前往。

李勇——《女摔跤手》——作品阐释: 2017年5月,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热映之际,我们获准独家采访拍摄四川省摔跤队。女摔跤手正在给新学员展示摔跤技巧。她表示,电影是美好的,但摔跤选手真实的生活,充满了伤病和汗水。

孙昊——《家在草原》——作品阐释: 牧羊人不停地忙碌着,将全部身心赋予这个世界,他草原的家。

蔡付亮——《篮球光影》——作品阐释: 拍摄于长春光华学院篮球场。

周真平——《风雨童趣》——作品阐释: 2017年5月22日下午,湖南省新宁县突下暴雨,校车送孩子们回家途中的瞬间。

吴楠——《暴风来临时的白城沙滩》——作品阐释: 暴风袭来,沙土飞扬,我拍下了这张照片,也一度改变了我对厦门白城沙滩的小清新旅行地印象。

刘明——《做头》——作品阐释: 拍摄于2016年10月28日,河南省驻马店市某时尚发廊。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