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中国首位外籍中医学博士迪亚拉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顿河哥萨克   2018-02-05

眼前这位黑皮肤、戴眼镜的医生,就是53岁的中医博士迪亚拉。迪亚拉出生于非洲马里的一个医生家庭,大学毕业后,他子承父业,成为一名全科医生。198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试,被公派到中国来学习。

迪亚拉此前一直学的是西医,来中国进修的​也是普外科。到了北京之后,第一次接触中医的他被这门勃大精深的古老医术所吸引,才开始系统学习。作为中国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的特聘专家,迪亚拉博士时常要和同事们讨论治疗方式。中文对于迪亚拉来说已经不是挑战,他甚至能够区分四川话和重庆话,还能分辨不同区县的方言。

迪亚拉博士正在为病人把脉诊断病情。把脉又称为切脉,是中医师用手按病人的动脉,根据脉象,以了解疾病内在变化的诊断方法。

黑人中医迪亚拉博士正在为病人拔火罐。有着博士后学位,“妙手神医”之称的迪亚拉,每天都有接连不断的患者慕名而来,专程找他看病,他已应接不暇。

在中国的30多年里,迪亚拉先后在北京、广州和成都等地学习,最终获得了博士后学位,成为中国首个外籍中医学博士。而今,除了为患者诊治外,他还承担教学任务,培养中国的年轻人学习中医。​

对于迪亚拉来说,中医“术”的学习总比“道”要容易得多,手艺的长进只需要付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练习,但中医的理论却要自己真正理解参透。受到中西医两个系统医学理论的熏陶,迪亚拉创造性地提出“针药并用”的方法,帮助患者更好地康复。

借助业务查房的机会,四川省名中医陈学忠为迪亚拉和同事们上课。多年来,除了拜师学艺外,迪亚拉还购买了《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中医经典,边查词典边学习,直到弄懂为止。

工作忙碌的时候,迪亚拉和同事们就在办公室解决午餐。30余年的求学从医经历,早已让这个非洲大夫融入了中国。迪亚拉不仅能吃辣,还熟知中国文化,爱听中国古代戏曲,写得一手好汉字。

迪亚拉出诊时非常忙碌,走到哪儿都会被患者家属拦下来,咨询病情。迪亚拉每次都会停下来,仔细倾听并详细解答。从最初的“你好”都不懂,到现在熟练用四川话交流迪亚拉称这是“慢慢领悟”的结果。

“小心这艾灸烫,把你肚子烤熟了哦。”为了缓解患者的紧张情绪,迪亚拉会时不时地开个玩笑。刚开始,很多患者不相信一位黑人中医能看好自己的病,不愿意上门。但迪亚拉没有气馁,他始终全身心投入,保持着一份为病患者服务的真心。渐渐地,迪亚拉的医术和对患者的热情得到了认可,在他的中医诊室,很多人慕名而来。如今,迪亚拉每天要接诊近百人。已是中国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特聘专家医生的他希望未来能在非洲成立中医诊疗中心,把中医文化传播到非洲大地。

查看大图

眼前这位黑皮肤、戴眼镜的医生,就是53岁的中医博士迪亚拉。迪亚拉出生于非洲马里的一个医生家庭,大学毕业后,他子承父业,成为一名全科医生。198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试,被公派到中国来学习。

迪亚拉此前一直学的是西医,来中国进修的​也是普外科。到了北京之后,第一次接触中医的他被这门勃大精深的古老医术所吸引,才开始系统学习。作为中国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的特聘专家,迪亚拉博士时常要和同事们讨论治疗方式。中文对于迪亚拉来说已经不是挑战,他甚至能够区分四川话和重庆话,还能分辨不同区县的方言。

迪亚拉博士正在为病人把脉诊断病情。把脉又称为切脉,是中医师用手按病人的动脉,根据脉象,以了解疾病内在变化的诊断方法。

黑人中医迪亚拉博士正在为病人拔火罐。有着博士后学位,“妙手神医”之称的迪亚拉,每天都有接连不断的患者慕名而来,专程找他看病,他已应接不暇。

在中国的30多年里,迪亚拉先后在北京、广州和成都等地学习,最终获得了博士后学位,成为中国首个外籍中医学博士。而今,除了为患者诊治外,他还承担教学任务,培养中国的年轻人学习中医。​

对于迪亚拉来说,中医“术”的学习总比“道”要容易得多,手艺的长进只需要付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练习,但中医的理论却要自己真正理解参透。受到中西医两个系统医学理论的熏陶,迪亚拉创造性地提出“针药并用”的方法,帮助患者更好地康复。

借助业务查房的机会,四川省名中医陈学忠为迪亚拉和同事们上课。多年来,除了拜师学艺外,迪亚拉还购买了《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中医经典,边查词典边学习,直到弄懂为止。

工作忙碌的时候,迪亚拉和同事们就在办公室解决午餐。30余年的求学从医经历,早已让这个非洲大夫融入了中国。迪亚拉不仅能吃辣,还熟知中国文化,爱听中国古代戏曲,写得一手好汉字。

迪亚拉出诊时非常忙碌,走到哪儿都会被患者家属拦下来,咨询病情。迪亚拉每次都会停下来,仔细倾听并详细解答。从最初的“你好”都不懂,到现在熟练用四川话交流迪亚拉称这是“慢慢领悟”的结果。

“小心这艾灸烫,把你肚子烤熟了哦。”为了缓解患者的紧张情绪,迪亚拉会时不时地开个玩笑。刚开始,很多患者不相信一位黑人中医能看好自己的病,不愿意上门。但迪亚拉没有气馁,他始终全身心投入,保持着一份为病患者服务的真心。渐渐地,迪亚拉的医术和对患者的热情得到了认可,在他的中医诊室,很多人慕名而来。如今,迪亚拉每天要接诊近百人。已是中国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特聘专家医生的他希望未来能在非洲成立中医诊疗中心,把中医文化传播到非洲大地。

照片拍摄于2017年11月15日,中国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黑人中医迪亚拉来自非洲马里,他是中国首位外籍中医学博士。1984年,迪亚拉在马里医学院毕业后,放弃了到欧洲留学的机会,转而来到中国学习中医。在中国的三十多年中,迪亚拉先后在北京、广州和成都等地学习,最终获得了博士后学位,成为中国首个外籍中医学博士。为了学习中医,迪亚拉大量阅读中国古籍、翻汉语词典、听中国古代戏剧、逛博物馆等,不仅掌握中医,还熟知中国文化,写得一手好汉字。在成都,迪亚拉遇见了现在的妻子杨梅,两人已孕育有两个孩子。如今,已是中国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特聘专家医生的他希望能在非洲成立中医诊疗中心,把中医文化传播到非洲大地。

作者简介
刘嵩,重庆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华龙网摄影记者,作品曾获第58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二等奖,2017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图片故事类一等奖,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