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你好,春节》刘嘉楠摄影展作品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小A   2016-01-07

查看大图

《在情色外衣下的思考深度》

林路

当美女粉墨登场,当情色欲望汹涌,我们在刘嘉楠的影像中看到了什么?

网络的维基百科关于情色是这样描述的:“情色是具有性意味的描绘,跟色情的主要差异在于情色未必是以引起官能刺激为目的,有时是以性来表达一些概念如哲学、艺术的概念,或借助描写与性相关的内容反映社会等,色情则以刺激受众的性欲为主要目的,但两者的界线往往很模糊。”有意思的是,如果转向英文的解释,那么就会发现都指向同一个词“erotic”。

其实,erotic在西方艺术家和社会学家的认识中,也有着很复杂的含义。尤其是随着人们对现代生活与艺术观念的理解,“erotic”的概念逐渐变得更为中性化,甚至有一些肯定的积极意义在其中。刘嘉楠的作品也许就属于这样的范畴。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这样一种明显的倾向:影像中的情色是和身体相关,更多地是和女性的身体相关,或者说,和年轻的女性身体相关。然而在本质上,作品又在更为广泛的层面上,展现出女性心理在当代社会的特殊价值。我们在阅读她们的肢体语言的同时,看到的是女性利用身体的力量,展开了她们对现实的迷惘、疑惑、愤懑、甚至是批评的态度。一切都在试图突破传统的观念约束,将人类的内心需求尤其是对于性的力量的释放可能,推向尽可能宽泛的极致程度。

英国自然主义摄影家爱默生早在100多年前就说:“摄影具有一种可怕的真实性。”身体的纪实性使人更难以摆脱真人真情的“束缚”,而产生性感方面过分强烈的倾斜,容易使欣赏者失去常态,这是不言而喻的。当代中国在受到了以往太多的心理压抑之后,一旦有了可以释放的空间,一切可能也就都会出现——因为人的本能冲动是正常的,正像英国艺术史学家肯纳斯所说:“任何有关裸体的意象,即使是抽象的或模糊不清的,都或多或少会激起观众的情欲。如果在这一点上无法做到的话,要么就是糟糕的艺术,要么就是伪道德。”当然,当代摄影人在这一点上可能比其他人都走得更远一些,也必然使“情色”的问题受到世人的瞩目。“情色”在当代再一次成为关注的焦点,这确实是当代社会的一个令人争议的奇观。但因此把与“情色”相关的“性”排除在美之外,也是不妥的。从根本上说,性与美可以是一致的——在情色摄影中,绝大部分美的内涵就是性的内涵——美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性的一次有预谋的演出,只是性的浪漫化,或者说,是性的羞耻化、神秘化的幻化。因此,承认性在审美活动中的正当地位,正是情色应该引起重视的重要部分。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情色在刘嘉楠画面中已经不太重要。因为在这里,情色只是一层吸引你眼球的外衣,在情色的背后,摄影家的“阴谋”还隐藏着更深的力度,或者说,其社会的指向性和批判性,在一瞬间因为情色的美丽,让几乎所有的观众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包括我,从这一刻开始潘然醒悟,为刘嘉楠的锋芒所向而激动。尤其是时空的碰撞留下的痕迹,成就了这些摄影师独到的哲学观念。然而对于情色来说,之所以给观众带来更为放松的时空感,也是基于对生活的独特感受,身体本身仅仅就是一个容器而已——当然这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容器。

这让我想起了去世不久的文人画家朱新建——这个名字,在艺术圈里很扎眼。上世纪80年代,朱新建的“小脚女人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那些衣衫不整的小脚女人令老艺术家痛心疾首,他们说,这是“封建糟粕”,是“淫秽”。90年代,朱新建画倦了小脚女人,他的审美趣味转向了穿着丝袜短裤的摩登女郎,业余享乐中多了一项唱卡拉OK。他在《决定快活》一书中写道:“呆不喜欢看女人穿裙子,呆就喜欢看女人穿‘裤子’,觉得性感,觉得色情,色情最重要,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其实,喜欢就好。当然,如果能在喜欢的层面上,在看出一些更具影射意味的端倪,不是更好?
正如在刘嘉楠的影像中,不管是春运,还是春节,抑或是春晚,一个“春”字,道出了一个时代连“坐怀不乱”都难以实现的“春心萌发”。或者说在“春心萌发”的情色外衣之下,到了连底线都守不住的时刻,我们还能选择什么样的退路?

总之,情色的画面真的很好看,这两年朱新建的情色绘画收藏价值升得不可思议,我这两年也偏爱收藏具有情色意味的影像,不仅是好看,更何况物以稀为贵——管它情色的背后有多少社会的批判力度,藏着升值就行……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