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赵俊毅:“遗失”的摄影大家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King       2014-03-10

“遗失”的摄影大家

林泽苍和《摄影须知》

赵俊毅  照片收藏:H映像、赵俊毅 供稿:中国特稿社 编辑:曾璜

 

“一万,起拍价一万,一万有了!有加价的吗?这是林泽苍1953年亲手制作的‘浙东纪游’相册,现在一万有了,还有加价的吗?。。。第三次。。。一万!那我落槌了!一万,是您的了! 511号!”

 随着拍卖师手落锤响,这本有林泽苍亲笔签名,并题加印钤,包含有19原版照片的《浙东纪游》册,以1.15万的成交价,为来自福州的何先生所收藏。

 

“你检漏了!林泽苍!估价是4万”,著名老照片收藏家仝冰雪一边翻看相册,一边感慨道。

 

一、林泽苍是谁?

新近出版的《上海摄影史》中是这样介绍:“林泽苍(1903-1961),福建古田人,1924年任上海圣约翰大学摄影研究会会长,1925年发起成立’中国摄影学会’,创刊《摄影画报》,1926年出版《增广摄影良友》,(又名《摄影大全》),1929年发起并成立‘黑白影社’、1932年”9·18“事变后,林泽苍冒着敌人的炮火,到闸北拍摄战地实况,揭露日寇暴行。1948年,林泽苍发起在上海成立‘中国摄影学会’,并当选为常务理事。建国后编著《摄影须知》、《摄影活页手册》等书刊,可能是建国初期个人编著摄影丛书的第一人。。。。利用电台主办‘空中摄影讲座’,是中国利用电台开办摄影技术和艺术讲座第一人。”“并摄制立体照片,制作立体摄影镜盒,为普及摄影术作出了贡献。”

 

而1958年7月《大众摄影》创刊号对林泽苍有着另一番介绍:“林泽苍是摄影界的一个流氓份子,一个无恶不作,浑身浸透资产阶级铜臭的投机商人。解放前,他曾在伪满政府任职,并专事出售黄色刊物毒害人民。在开设三和出版社时,曾奸污女职员两名。在开设中国摄影社时,长期出售裸体女人照片。在主办电声、玲珑等杂志时,继续散布黄色毒素。解放后,林泽苍仍不思悔改,继续代客冲晒裸体女人照片、摄影出入境证明与地契,并且曾变相敲诈邻居。至1958年初,他在家中还窝藏了大批黄色刊物和裸体女人照片。”

 

“在去年(1957,编著注)大鸣大放期间,林泽苍又发表了极为反动的言论,表明他仇恨人民政府和社会主义制度,无视国家法纪,妨害社会秩序已达顶点,表明他不堪救药,自绝于人民,是摄影园地中的一株彻头彻尾的毒草。

 

“有相当一部分摄影爱好者还受蒙蔽,没有看清林泽苍两面三刀,为非作歹的真面目,没有看清林泽苍当面一套,背地一套,打着各式各样的摄影招牌,散布资产阶级的各色毒素,企图把许多摄影爱好者引向歧途的罪恶勾当。所以,现在来彻底揭露林泽苍的丑恶嘴脸,肃清他长期以来散布的各种毒害影响,仍是十分必要的。

 

在中国特定的历史时期,这是“十恶不赦”罪!两个林泽苍,那个是真正的林泽苍?

 

二、商人林泽苍

 

《新民晚报》在2007年曾发表过张伟《民国电影第一刊》[上海档案信息网,http://www.archives.sh.cn/docs/200804/d_185316.html],其中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商人林泽苍:“《电声》杂志的创办人和老板林泽苍,于1922年创办三和公司。“三和”即指天和、地和、人和,这也是他长期坚持的做人和经商的理念。1925年林泽苍创办《摄影画报》,向内政部领取的登记证为国内出版物的第一号,其把握机会之敏感于此亦可见之一斑。1926年林泽苍大学毕业,获商学士学位,开始专门致力公司发展,先后经营过摄影用品、乒乓用品、明星照片和出版物等。公司创意曾屡被人模倣,但林泽苍主持下的“三和”推陈出新,无时无己,故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1932年,林泽苍创办《电声日报》,以言论强硬,批评公正,消息灵通,图片美丽而一纸风行,震惊电影界和新闻界。《电声》创办之后,他就把编辑重任交给了梁心玺和范寄病,并公正声明,所有编务完全由梁、范二人作主,显示了其过人的气度和雅量。”

 

但林泽苍的主要兴趣始终在摄影方面,他作为旧上海摄影界的领军人物,在民国就组织举办过多届全国摄影展览大会,1926年涉及摄影知识和技术的普及教材,为民国时期的摄影普及和教育作出了杰出贡献。新中国成立之初,摄影读物其本上还是沿用民国时期出版的书籍,而为了弥补当时摄影参考书的不足,林泽苍撰写了《摄影须知》一书,于1951年10月初版,6500册很快就就销售一空,于1954年7月出版了修订版5000册,1955年5月又投向市场《摄影须知》第三版增订本3000册,繁荣了新中国摄影事业,林泽苍也因这本书在国内影响巨大,受益者众多,堪称新中国摄影的教父。这也就是“浑身浸透资产阶级铜臭的投机商人”的由来。

 

三、祸起《摄影须知》?

 

 

《摄影须知》面世后,北京中央新闻摄影局出版的《摄影工作》杂志的编辑从中嗅出美国的摄影理念和旧上海小资产阶级情调的海派摄影理念,认为“从阶级的角度上讲,书中有很多章节,不符合新中国摄影的需要”,并于1952年8月发表了“评《摄影须知》”的文章,指出《摄影须知》多处不妥,但还称林泽苍称为先生,没有上纲上线,属人民内部矛盾。#p#副标题#e#

不过对林的指责现在看来纯属无端,近似荒诞,如把《摄影须知》中介绍“华裔摄影家李惠霖在世界彩色摄影荣获第一名的作品”描述为“林泽苍先生在美国资产阶级出版的摄影杂志上找到了一张代表作,照片所表现的大概是一个舞蹈的姿态,是一张完全从形式出发,毫无现实内容的照片。林泽苍先生这样做的意思是叫我们新中国的摄影爱好者都向这张‘代表作’学习,拍这种所谓生动但脱离现实的照片。”

 对《须知》一书中所用的插图批评道“除了林泽苍先生自己拍的之外,几乎全部是从美国摄影杂志上转载过来的。”在处处弥漫着苏联艺术和意识形态影响的新中国,这样的评论一定政治正确。

而对海派品位,批评则是“在这所有的插图中,各种姿态的女人的照片占了百分之七十左右。作者甚至选用了一大群无聊的‘摄影同志’围着一个女人拍摄的照片,并称之为‘争取角度至生动情形’来激励大家以女人为拍摄的题材,这种腐朽堕落的摄影观点也是艺术摄影的方向吗?”

《摄影须知》遭到北京权威刊物的批评,林泽苍只能无条件接受,低头认错,反省自己,加强世界观地改造,尽最大可能与新中国的摄影形式相吻合。

 

1957年春,林泽苍加入了刚刚成立的中国摄影学会。1957年初夏,正值国内大鸣大放时期,林泽苍以中国摄影学会会员的身份,在中国摄影学会上海分会筹备会尚未成立的前提下,就我国摄影事业发展,以及上海摄影分会的组成,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不识时务”的林泽苍,忘记了自己还有多重脱不掉的身份,一是旧中国摄影学术权威,二是旧上海摄影界的领军人物,三是美国的摄影意识形态在华的推销代理。

 

1958年7月《大众摄影》创刊号上“揭露林泽苍的丑恶嘴脸——兼评他编著的‘摄影须知’一书”对林泽苍的结局做了交代:“林泽苍不仅品质作风极为恶劣,在政治思想方面也十分反动。。。1957年夏初,正当资产阶级右派兴风作浪、乌云遮天的时候,林泽苍趁机大肆活动,未经上海文化局许可,非法组织了同人性的”上海摄影学会“团体,与将要成立的中国摄影学会上海分会筹备组唱对台戏,妄图拉拢群众夺取上海摄影学术团体的领导权。”

 

上海有关部门把他划定为右派分子,并根据“他组织‘上海摄影学会’,打算在收到大量会费后,找房子、配置沙发、按火炉、以备他的会员冬季也能在那里拍摄半裸体女人像。由此可想,林泽苍要繁荣的所谓艺术摄影是什么,他想要将摄影爱好者都引向何处去!”的所作所为,和从他家搜出大量中外摄影刊物和女性裸体照片,上海市政法部门已依法将他逮捕判刑,以后,中国摄影学会又根据会章宣布开除他的会籍。”。

 

为了图文并茂地揭露林泽苍的罪行,还同时刊发一张漫画来图示“在《摄影须知》庇护下,满身铜臭气的林泽苍,卑鄙下流地拍摄不穿衣服的女人照。”树大招风的林泽苍,在大鸣大放时期又多言多语,在反右运动也不懂得见风使舵,隐蔽自己,而《摄影须知》一而再,再而三的锋芒毕露,终于为自己埋下了”牢狱之灾”。1961年,林泽苍先生顶着“右派”的帽子,病逝于上海,年58岁。

 

一场源于京沪两派摄影风格,涉及到国共两党和苏美两国的摄影意识形态的学术之争,最后演变结束于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被驱出学会铛?入狱的林泽苍,在随后几十年的政治风雨中,渐渐淡出了中国摄影界的视线,以至于几乎不为当下年轻一代的摄影人所知晓。庆幸的是2012年上海“十二五”规划重点图书支持出版的《上海摄影史》,以“个人编著摄影丛书第一人”和“利用电台开办摄影讲座第一人”的学术地位,重新列出林泽苍的条目。

 

来自林泽苍家乡的何先生刚刚收藏到林泽苍编辑出版的《闺秀影集》相册,何先生解释致力找寻林泽苍资料的原因:“林泽苍怎么死的?是死于狱内还是狱外?还有这位倡导摄影学术三十年的“新中国摄影教父”的学术成就有哪些?艺术成就是什么?”

 

有关林泽苍的研究才刚刚开始!

#p#副标题#e#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