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理论评论 | 高初:重视对老一辈摄影家的作品梳理、学术研究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高初       责编:张双双       2020-08-27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摄影文献研究所主任高初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工作专题座谈会上发言。

    作为中国美院的一名青年教师,我的工作内容一方面是摄影史论和理论的研究和教学,一方面也主持中国美院美术馆摄影部的工作。在这两个紧密相关的领域中,最近的两年都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在这里向各位同仁做一个简要的报告。

    其一,美术馆的迅速发展是未来十年的摄影工作的新挑战。摄影的史论、理论、评论、编辑和策展往往是结合在一起的,一个人需要身兼多职。评论家与艺术家交往的方式,工作机会和经费来源,评论产生社会影响的媒介与现场都发生着很大的改变。

    在2017年到2019年间,作为策展人,围绕着1930年代的摄影家的一系列个案,我们做了一个展览的三部曲,通称为“文人与史诗”,分别是“浙江摄影文献”(2017)、“在战场上”(2018)、“战争与建国”(2019)。从学术上,在谈生命史与大时代,在谈民国时期到新中国时期的摄影史,在谈摄影的地域研究作为学术方法;也在谈学院与社会,档案、研究、展览、出版、评论如何成为一个完成链条的工作方法。2017年的围绕浙江的8个个案的展览,今年郎静山、刘旭沧、俞创硕、雷烨、罗光达、高帆,都纷纷在家乡建立了纪念馆与美术馆。除了徐肖冰老的纪念馆是之前建立的,而骆伯年先生的纪念馆还在呼吁中,2017年的8个摄影家的展览,在2020年一年突然就有了6个摄影家的美术馆。这个观察的背景是什么?从建筑界来的数据,过去五年新增了三千家美术馆,未来五年预计有数千家美术馆的新规划和开工。未来5年,是从摄影的媒体时代逐步迈入摄影的美术馆时代的转折点。这并不是新出现的情况,纵观历史,欧洲和北美的美术馆和博物馆,在三十年前纷纷成立了摄影部(MOMA摄影部1940年成立,80年前),建立摄影馆藏,推进学术研究,以及将经典摄影作品在公共空间大众化,而学校里也都逐渐增设了摄影史的教职。作为在七十多年里有着团结和引导摄影家的传统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也应该在即将到来的文化繁荣发展的时期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去年我所供职的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作为国家重点美术馆,率先成立摄影部,并用动员整个美术馆的展厅做了摄影部成立的特展;在摄影部成立开幕展的研讨会上,以及和近二十家国家重点美术馆的紧密工作沟通中,我们形成了一个判断,未来5年中将有近十家大型美术馆成立摄影部,另新建5家摄影博物馆。另外还有一个数据,我们有600个摄影系,有2000个设计系。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缺少好的美术馆运营的团队。我们需要很多很多的摄影部的主任和摄影博物馆的馆长。这个缺点在5年后会暴露无疑。但是首先的,我们需要懂得摄影的保存与修复的人。我们需要能够制作作品的人。如果按照馆藏的急剧增加的数量来估量,美术馆不是没有钱购买摄影馆藏,是没有东西可买,因为需要被重新制作。我们将在10年里,迅速的走过欧洲和北美的三十多年的路。我们将有很多的摄影部、很多的摄影博物馆,很多的摄影收藏。我们将有摄影史这个学科。当下优秀的让人充满期待的年轻的摄影师们将在更加国际性的视野中寻找自己的道路,他们面对的不仅是艺术的创作,同时也是人生的体验,而艺术史是不会变厚的,所以这同时也很残酷。而摄影家们将在学术策展人的帮助下,在美术馆那张逐渐清晰的摄影者和摄影作品的清单中,重新审视自己的摄影生涯和作品。

    因而,在即将在10月份开馆的的高帆摄影博物馆的空间设计中,我们砍掉了一层楼的展厅,用于建立文献中心、暗房及修复中心,试图在把国外的摄影与纸本的保存与修复的专业与人才引入国内的同时,通过高级研究班的方式,把工作手册和教材在具体的工作里都得以实现。

    其二,主题性题材不但是国家重点项目,也是对于摄影评论的题材的引导的工作机会。“吴本立,康矛召,陆仁生,罗光达,朱汉,蔡尚雄,安靖,徐飞鸿”。这几位摄影家都生于1919年。也就是说,去年是他们的百年诞辰。在未来十年里,参与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时期摄影的一代老摄影家群体的百年诞辰,每年都有近十位,甚至十余位。去年我们中国美院中国摄影文献研究所只有能力做其中三个人的学术讨论,完成一个人的回顾展览。

    “他们的一生默默无闻。但他们的作品充满情感的力量,写满时代的痕迹”。这些老摄影家和中国文联的建立,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建立密切相关。明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我们团队主题性的工作都围绕此展开。从摄影史优秀作品的收集、学术研究、学术写作和摄影评论的引导等诸多角度,恳请协会将这项工作提上日程。

文:高初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