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人物>>

专访 | 阿米尔·扎基:在平面图像上雕塑,寻找我想看的风物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元卿       责编:Johann Cai       2018-10-17

问: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答:阿米尔·扎基

鸣谢:“一带一路”国际海洋城市文化摄影周

_G9A0344.jpg阿米尔·扎基在“一带一路”国际海洋城市文化摄影周展览现场。摄影:元卿

阿米尔·扎基作品专题:点击查看

1.问:在资料中查到你大学所修的专业是哲学,可以讲讲最开始是如何接触摄影的吗?

答:我在大学本科时获得了双学位,艺术和哲学。在大约十八、九岁时,我在大学主修哲学专业,同时选修了一门摄影专业的课程,我的导师是非常有名的约翰·迪沃拉(John Divola),我真的很喜欢上他的课,觉得我可以用以前无法做到的方式来表达自己。

123.JPG

《无题》,1977,约翰·迪沃拉

因此,我开始在我所在的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学习更多的摄影课,然后我和我的妻子一起去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摄影学院读研究生,然后我回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任教,教授摄影艺术课程,它隶属于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

由此开始,我也得以作为艺术家融入到摄影的圈子里。我们会在画廊和博物馆中举办展览,所以当我完成研究生课程大约一年后,我的作品受邀在一个洛杉矶画廊参展。之后在展览中我遇到了一个西雅图的画廊策展人,然后开始定期接受委托工作。从此,我每隔几年就会着手一个新项目,然后举办展览。

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我在洛杉矶附近的艺术圈子里挺有名气,于是一个熟人介绍了在中国有《“一带一路”国际海洋城市文化摄影周》这样一个活动,我把我的景观摄影的作品发过来,他们很喜欢。因此就有了这次中国之行。另外,我自己也对中国哲学特别感兴趣,道教、佛教等等,我自己也已经练了六年太极拳,所以很期待这次来中国的展览之行。

Amir_Untitled_OH04-repro.jpg

《由春至冬》,阿米尔·扎基

2.问:在这次展览中,有一系列拍摄于2005年左右的作品,拍摄的是造型奇特的建筑。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种角度拍摄建筑?

答:在洛杉矶时我经常开车去上班,我注意到路边有一排排彩色的房子,我对它们的外型很感兴趣。后来我写了一封信,然后复印了许多份,然后我去这条街道给每个人的邮箱都投了一封,说:“你好,我是摄影师,可不可以拍摄你的房子?”他们中有些人同意了,于是就有了这个项目。

之后我开始着手拍摄,通常建在山边的房屋前面都是有两条立柱来支撑房子的,我站在房子下面仰拍,这样就好像房子是从山上伸出来的。拍完后,我又用Photoshop将房子下面的支撑柱子修掉。那是我第一次拍这种风格的照片,我称它为“做不可见的篡改”。那时很多人用Photoshop将照片做过度的美化,但我尝试着用它创造一种“怪异的真实感”。你知道,过于怪异会让人产生虚幻感,我不希望过于虚幻。我想让人们说“哇奥,那个建筑真是怪异”,而不是说“奥,那个建筑是假的”。这就是我寻找这个视角的初衷。


3.问:你为什么不喜欢过于虚幻的感觉?这仅仅是个人口味,还是想赋予它更实际的意义?

答:我觉得真实世界已经足够怪异了,对我来说虚幻的东西没有现实世界有趣。例如当你从梦中醒来,你知道那是梦;但是当你看到许多现实世界的样子之后,你会说它太奇怪了,但同时你知道那是真实的。


4.问:这次中国之行你的感受如何?你对拍到的照片满意吗?

答:坦白讲,我这次的工作方式和我惯常的方式有很大不同。一般来讲我的作品都是使用安装在Gigapan相机底座上的尼康单反相机拍摄的,它把被摄物分成40或50个区域,每一张单独拍摄最后再合成。所以我工作起来很慢,基本上每张照片都要使用10~15分钟左右。

而这次中国的邀请,我就必须拍得很快,所以我仅仅使用单反数码相机拍摄。5天时间我拍了2000张照片,然后再从中挑选出50张交给了组委会,最终他们选出10幅作品展览。

这次的照片我比较满意,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一般在我的照片中不会出现人物,但是这次的拍摄很难避开人群。我在美国拍摄时,通常会在清早五、六点钟工作,因此已经习惯了没有人的景物。但是这次拍摄过程中的行程很满,所以我只能尽量避开人去拍摄。

总之,我把这次旅程看做一次全新的探险,同时也非常荣幸能受邀参加这样的活动。要知道,我惯常的项目都要花上两三年时间,但是这次只有五天时间,因此我想尽我所能拍出最好的照片。

timg.jpg

Gigapan相机底座。图片来源于网络。

5 .问:你现在使用的Gigapan底座,工作方式和传统大画幅有些类似,它们工作起来都很慢,你是否过去也经常使用大画幅拍摄照片?

答:是的,Gigapan工作起来的确很慢,我需要时间思考和创作。而过去我也拍过许多大画幅作品,例如《2010遗迹》(2010 Relics)那组作品就是使用4x5相机拍摄的。实际上,我所有的作品中,拍摄日期在2010年之前的作品都是使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

02.JPG

《2010遗迹》,阿米尔·扎基

6.问: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的作品除了技术上的“升级迭代”之外,可以看出早期拍摄的多是无生命的房屋和建筑,但2010年之后,你开始拍摄有生命的物体,例如树和花朵。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答:我之前提到过,我一直对东方哲学感兴趣,它是我不断变化的兴趣的核心。我总是在自然景观和建筑景观之间来回切换。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拍摄树木,而自然景观可能更多地是一种关于自然的兴趣和思考。东方哲学中有一个“无为”的概念,它主张遵从自然的规律。

Parent and Child_59.5x83.3.jpg《父与子》,阿米尔·扎基

而植物对我来说,我把它们看做一种变化。我认为摄影的本质就意味着它永远只是捕捉一个瞬间,因此当你看一张植物的照片时,在你的意识中就知道它依然在变化,你只能看到那一个过去的瞬间。但当你看一副建筑的照片时,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我就是在探索这种变化。

Philosophers_48.25x59.5.jpg哲学家》,阿米尔·扎基

当然,我现在不只是拍摄自然景观,我同时还在完成一本画册,它的名字叫《建造与成为》(Building and becoming)这是一项为期二十年的考察,这本书前半部分是建筑、后半部分是自然景观,目前它还在进行当中。观看这本画册的方式有点特别,在看完前半部分之后,你必须要翻转画册再继续看,所以这本书是没有封底的,它只有两个封面。它是自然世界的一体两面。

画册《建造与成为》,阿米尔·扎基


7 .问:《哲学家》和《父与子》两张照片,它们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答:这两张照片是我2017年最新的作品,我拍摄了一系列关于树的作品。你有没有留意到,在这些照片中,总是有两棵树纠缠在一起。实际上这是两棵处在不同地理位置的树,我也不是同一天拍摄的,我只是在电脑上将它们合到一起,让它们缠绕到一起。我在拍摄时,想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认为与重要的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美丽而混乱”的。例如当你回想自己和父母的关系时,它往往是美丽的,但同时又非常复杂。而哲学家也是,他们总是争论不休。我的这个系列的作品是希望唤起大家对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思考。


8.问:你怎么看待新兴的数码技术对摄影的影响?

答:我一直认为数码相机和Photoshop都仅仅是创作的工具,就好像一个画家可以使用数十种不同的画笔,没有人关心你使用什么画笔,它这只是整个创作过程的工具而已。尤其对我来说,在我刚刚开始摄影时,也正是数字摄影技术刚刚开始的时候。所以在我学习时,同时接触了胶片摄影和数字技术。

我认为它们同等重要。我了解摄影历史,我喜欢传统摄影,我在学校教授胶片摄影,但我也热爱数字技术。很多摄影师会选择其中一个,但我会同时运用这些技术。当然,现在胶片变得越来越贵,而我可以使用GigaPan来创造同等质量的画面,有时细节表现还更好。


9.问:有些摄影师总说胶片有一种特殊的质感,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我不认为胶片有特殊的质感。我了解你所说的这个论调,但是我知道这种质感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流程制作出来,而不是基于胶片这种材料。当然胶片有非常漂亮的视觉呈现感,但要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特殊的质感完全产生于流程制作的过程中,但有时许多摄影师仰仗这种“胶片式的浪漫”。对我来说,我更喜欢画面中的细节。

我想很多伟大的摄影师如果活到现在的话,例如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我想他们会更愿意用数码技术的。那些摄影师总是希望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而我也想使用当下最好的技术。

Shells 1927, printed later .jpg

《贝壳》,1927,爱德华·韦斯顿

10.问:你有一张拍摄水塔的照片,是否受到了贝歇夫妇风格的影响?

cri_000000303199.jpg

《水塔》,1988,贝歇夫妇

未标题-1.jpg《时间依旧流淌》,阿米尔·扎基

答:当然,我想所有当今的摄影师都或多或少会受他们的影响。他们的照片使用了 “类型学”的分类方法,这种看世界的方法给我影响很大。当你看这对德国夫妇的照片时,他们实际上是希望收集所有的可能性,就像收集各种虫子然后在它们后背订一颗大头钉,但我并不想收集所有的可能性。我的照片仅仅是我的个人经验,我在风景中的个人体会。他们更像科学家,我很喜欢他们的照片。

另外还有一点,你可以发现在我的照片中,我经常拍摄独立的物体。实际上我是在Photoshop中移除了许多有干扰的其它元素。我想这更像是用图片创作的雕塑,我要重新创建一种我希望看到的景物。

关于摄影师

_G9A0533.jpg阿米尔·扎基讲解如何拍摄倾斜的房屋。摄影:元卿

阿米尔·扎基(Amir Zaki)是一位居住在南加州的摄影艺术家。他于1999年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艺术硕士学位,并积极在国际上展出照片和视频。

扎基对真实世界的修饰手法很感兴趣,因为它与把摄影作为一种索引媒体有关。与此同时,他深深地投入到探索数字技术的变革潜力中,并破坏假定的真实性。虽然这可能听起来像一个标准的后现代暗喻,但他的兴趣并不是利用数字技巧作为例证来破坏照片的真实性。事实上,扎基经常制作混合照片,并慎重选用纪实风格的手法,以保持观众对准确性的不变信念。他构建的场景有些偏离了真实,“脱离了关键点”,甚至有点像虚假。他经常使用南加州的建筑景观作为主题,因为它似乎特别适合他的创作过程。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加州的建筑和周围景观本身就是风格和形式的不断演变的混合。南加州是高现代主义理想、郊区生活、高层密集建筑、无尽的沥青马路、沙漠、山脉、海滩的组合。应该明确的是,尽管扎基对这种建筑和文化很着迷并且受到启发,但他的目的并不是要记录、复制或简单地呈现一个先前存在的后现代模式。更确切地说,他的工作始于熟悉,通过观察通常是行人和平庸的物体、结构和位置,通过利用照片继续创作假定的准确性,以及他所使用的不可见的数字篡改,他的图像描绘了那些渴望被添加到南加州的大杂烩中的建筑景观。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感受金山

18-11-28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