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环球影展>>

MoMA最受瞩目的双年展:这五位艺术家预示着摄影的未来?

来源:artnet       责编:九儿       2018-03-27

上周日,第25届新摄影双年展终于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简称MoMA )拉开帷幕。今年的展览由MoMA摄影部助理策展人露西·嘉伦(Lucy Gallun)担纲策划,这场名为“存在:新摄影2018"(Being:New Photography 2018)的展览包含了8个国家,17位年龄不到43岁的中青年摄影师参展。

MoMA最受瞩目的双年展:这五位艺术家预示着摄影的未来?

Aïda Muluneh,《荣誉的力量》(Strength in Honor),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David Krut Projects,New York and Johannesburg;© 2018 Aïda Muluneh

上一届新摄影展“图像的海洋"(Ocean of Images)把关注点放在艺术家如何在后互联网时代应对图像制作和传播转变的议题上,从某些角度来说,新展“存在"重新聚焦于更为人所熟悉的领域:表达、身份认同和隐私的政治。

这次展览的策展意图可追溯到在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即首次出现在媒体话语的前沿问题,当时像美国艺术家Martha Rosler这样的思想家就开始质疑摄影在剥削、异化、物化和侵犯其对象上的能力。这些担忧正是许多年轻艺术家作品关注的焦点,诸如性别、种族、性别和跨国主义等显著话题。

新摄影展于1985年由美国摄影师John Szarkowski创立,他之后担任MoMA摄影部主管,也或许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策展人。从新摄影展成立至今,该双年展已经展示了100多名摄影师的作品,无论好坏,这些作品能充分代表当代摄影艺术的现状。不出所料,参展摄影师以白人男性为主。尽管“存在"不够完美,但却给人呈现一种对潮流的改变。今年参展的摄影师作品不仅更多元,跨领域,还努力将他们镜头下的作品转换为表达形式。

下面将介绍本届新摄影双年回顾展都有哪些脱颖而出的新生代艺术家。

Aïda Muluneh

Aïda Muluneh, 《多合一》,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David Krut Projects;© 2018 Aïda Muluneh

这幅黑人女性绷着脸,化着白色的妆的肖像是观者入场时最先映入眼帘的作品。主角穿着一袭海蓝色的大袍,一双红色的手从后向前,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条由黑波点构成的竖线由上而下穿过她的脸。这幅名为《多合一》(All in One,2016)的作品由摄影师Muluneh创作。作为展览的开场宣言,这幅作品再合适不过了,它象征着许多在“存在"中出现的主题:双重性、跨国主义、身份表现,以及对肖像隐喻意义的探索。

Muluneh出生于埃塞俄比亚,但她四海为家。她对探索个人身份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她经常将非洲身体艺术用在她的图片中,尤其在她“世界是9"(The World is 9)系列里,这个名字源于她祖母说过的一句话:“世界是9,它从未完成,从不完美。"

Stephanie Syjuco

Stephanie Syjuco, 《货物崇拜:头套》(CargoCults:Head Bundle),2013-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旧金山Catharine Clark Gallery和纽约Ryan Lee Gallery;© 2018 Stephanie Syjuco

与Muluneh类似,出生于菲律宾,常驻美国的艺术家Stephanie Syjuco展示了一系列穿着道具服饰的肖像照,借此质疑服装、颜色和其它决定因素是如何起到种族意符作用的。比如在她的黑白系列摄影“货物崇拜"作品里,Syjuco采用了19世纪民族志肖像(ethnographic portraiture)的技法,使用了令人头晕目眩的伪装图案(一战时期战船设计的技法,用于迷惑敌人,模仿本土的装扮)。

尽管如此,她的模特们穿的衣服并不特别,都是从美国平价外包公司,比如像Forever21、H&M和Gap淘的货。衣服商标统统保留,并在镜头前一一呈现。拍完这些照片,Syjuco把所有的衣服都退了,得到全额退款。

Carmen Winant

Carmen Winant,《我的诞生》细节,2018。图片:致谢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Kurt Heumiller;© 2018 Carmen Winant

加州艺术家Carmen Winant为这场展贡献了一件引人瞩目的场地特定装置,记录了数千幅女性从怀孕到分娩整个过程的图片。这件标题为《我的诞生》(My Birth,2017-18)的作品占据了画廊的两面墙,从地板到天花板,无论站在哪个观察位置都无法将这件作品尽收眼底。她的图片源于废旧图书和杂志,用一条条扯碎的蓝胶带将这些图片固定起来。

仔细端详这些照片,不禁令人“寒颤",但也很难做到不去细细阅读它们。照片中的母亲们各有姿态:流汗的、血淋淋的、极度痛苦的、精疲力竭的、欣喜若狂的,或者就是熟睡的状态。虽然这是一件图像作品,但主角们又都是完全自然松弛的状态,这提醒我们:摄影艺术传播的人为道德约束。

Paul Mpagi Sepuya

Paul Mpagi Sepuya,《镜像研究(4R2A0857)》(Mirror Study(4R2A0857)),2016。图片:致谢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2018 Paul Mpagi Sepuya

第一眼看上去,美国摄影师Paul Mpagi Sepuya的碎片摄影好像是数码拼贴,但近距离观看时我们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些其实是单帧拍摄的结果。在他的“Figures, Grounds, and Studies"系列中,Sepuya把他的镜头对准一面大镜子,这样相机、三脚架和艺术家的部分胳膊就能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

接下来他引入了一些物品——影印图片和一张黑布,并将它们置于相机和镜子之间。最终,图片捕捉到了一个庞杂的、支离破碎的物件组合,最终达到图片的前景、中景和背景难以分清。

吴玉香和张宏安

吴玉香和张宏安,《看的反面不是无形。黄色的反面不是黄金。》细节,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Jerry Mann © 2018 Huong Ngo and Hong-An Truong

两位从越南移民到美国的艺术家吴玉香(Hương Ngô)和张宏安(Hồng-Ân Trương)收集并重新拍摄了他们母亲在1970年代的生活照——《看的反面不是无形。黄色的反面不是黄金。》(The opposite of looking is not invisibility。The opposite of yellow is not gold)。尽管这两位艺术家在不同时期落户美国,彼此互不认识,但她们呈现出来的照片却惊人的相似。

照片中,自豪地和她们与家庭的核心成员站在一起,或者站在锃亮的美国小汽车旁。照片不仅是两位女性的肖像,更成为了性别角色(gender role,每个特定社会对不同性别行为和责任的观念和期望)、美国意识形态和移民经历的缩影。和照片并列放置的是装裱起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讲稿上关于越南难民在美国文化地位中的摘录,这些越南难民被称作外国人,用劳动贡献衡量他们的价值。

“存在:新摄影2018“(Being:New Photography 2018)(点击文字可进入MOMA官网查看本展览相关信息)将持续至2018年8月19日

地址: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11 W 53rd St,New York

文:Taylor Dafoe

译:山川柽柳

编:Weixin Jin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金像同期声

18-10-11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