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主页>>2013专题>>24届国展揭晓>>评委说>>文章内容

骆永红:表达“冲突”是讲好故事的根源

来源 未知 责编:徐静 2013-04-29

表达“冲突”是讲好故事的根源
——有感第24 届摄影国展多媒体评选
1. 形态多样,手法单一
    这是一个自1957 年创办以来,已经有着23 届展览历史的摄影界重量级赛事,出现了许多重要作品并影响着中国摄影的进程,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情形就是,貌似形态丰富,实则手法单一。在图片和多媒体类都存在这种情况,只是多媒体更甚,根源还在于参与者的单一导致表现手法的单一,而形态多样只是个伪命题。一个多媒体项目里面包括了照片PPT、音乐MV、动漫、微电影等多种类型时,我们权且看作是形态多样,但当具体到一部片子里面有且只有动漫时,这个多样的形态就伪存在了,它很快在评选中被刷下去,不符合这次评选规则里多媒体作品的参选要素。
    参选作品中,除了几所学院送来的片子以外,超过七成以上作品都是照片加音乐模式,或宏大,或婉约,或豪迈,或寂然,但手法单一的就是个“独子笛奏”,对,不是“笛子独奏”,那太埋汰笛子了。当摄影人在网络环境下展开多媒体思维和实践时,并不只有照片加音乐就是你的全部,何况这个音乐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盗版(这个后面再讲)。摄影者更多应该发挥的是静态摄影时所修炼多年的构图能力、观察和思考能力、瞬间把握与发现能力,把这些能力运用到多媒体实践中,才是要决。
2. 多媒体的类别与时长
    这次多媒体比赛规则的类别释义是这样定位的:多媒体类是指将静态影像与动态影像结合,并配以音频、特效等多种艺术手段创作的影像作品。注重叙事性、观赏性、创新性及静态影像技巧的运用。其实这个规则是参考荷赛的多媒体标准,以及我们国内目前所进行的一些多媒体实践而圈定的,框架没有什么问题,至少在现阶段。在第一届荷赛多媒体项目中,静态照片是必须加入的。但是2012 年底荷赛组委会在广东所展开的全球三大专题论坛(广州论坛)上,我们谈到了这个话题,这时组委会已经不再把图片作为硬性指标。实际早在2010 年的中国新锐媒体视觉联盟多媒体赛事上,我们已经把图片这一硬性指标划去。图片的加入只应该服从多媒体作品本身的需要而不是评选需要。它起步于摄影者但不应止步于摄影者。
     这次的评选对于国展而言只是一次试水,因此多媒体项目下没有细分,而题材上本来也该有纪录类、商业类、艺术类的区别。于是只能掺杂在一起打分。
    评选之初我们最担心的是如果作品平分秋色那么评选该怎样抉择,而就目前来看,纪录类作品相对出色。
    作品的时间长度问题让很多作品直接被拿下,规则里的时长是5 分钟左右。这没有绝对对与错之说,按照以往的多媒体实践,我常分两类,2 分钟左右资讯类作品,10 分钟左右纪录类作品。
实际上,一个限定时间的作品,时间范位内是前提,而单位时间讲好故事才是关键。如果一个参赛者,你说非要30 分钟才能讲好这个故事,那么这个平台都无法进入,故事讲得再好,给谁看呢?当然,可以不参赛,那就不在现在的这个话题范围了。
3. 版权缺陷,不仅是这次比赛
    在评选结束之后,我们有很大一段时间谈论版权问题。这次的版权问题核心凸显在音乐版权。95%以上作品都不拥有音乐版权,但是几乎所有参赛作品均含有音乐。我们会有这么个记忆,每个电影DVD 的开头会出现,“本片仅限于⋯⋯不得在⋯⋯场所放映。”当我们在家里做着实验短片并不进行公众传播时,使用音乐所受到限制很小。但这些作品你很满意并拿出参赛时,在公众平台上出现并可能播映、获奖被收藏时,你得对你的作品包含音乐在内的所有非自采内容得到版权认可并承担责任。
    通常而言,我们进行多媒体创作时,通过一些版权代理机构获得你所需音乐的授权许可,当然,这得交一定费用,并不很多。2012 年我们制作几部微电影,就花2000 元获得了6 首音乐一年的使用权。我想,这不仅仅是参赛的问题了。版权,也不仅仅是这次比赛的问题。补充一句,作品里充斥音乐并不是一种好的手段,当我们无法获取版权音乐时,即便能获取版权音乐,我们也可以更多尝试自采素材。声音的魅力不仅限于音乐,也不会只是音乐。随身带个录音笔,山川、河流、风、雨、街头吆喝、地铁嘈杂,一切都是来源,都有可能使作品更为精彩。
4. 涵盖而不是区别
    许多场合,我或我们都会被问到:你们多媒体如何区别于电视?如何区别于纪录片?纪录片里也有静态照片啊?微电影算不算多媒体?形象片或宣传片呢?
    同样,在本届评选中,评委间也谈到这个话题并有着不同的看法,有认为应该区分清楚,有认为应该建立自己特色,也有认为不必要去区分。我持后一观点。
    几年前,我们刚开始做流媒体影像时,便被问到,你们与电视的区别是什么?我回答:为什么要区别于电视。多媒体的产生基于互联网环境下,基于纸媒摄影师在网络下的新的表达方式和手段,也基于纸媒或静照无法满足摄影者的内心表达,这个时候,平台就在那里,电视也好、纪录片也好都可以在那里发展。只不过,多媒体作品手段更为多样化,线性、交互,动态影像、静态影像,动漫、示意图插画等可以想见的视觉手段,在多媒体作品表达上只会添彩而不会有局促。
    表达方式更无方式、更自由,唯一的目标是更好地讲述故事。那么,多媒体不用在意区别,而更需要在其他视觉形态上获取更多经验以丰富表达。
    于是,我们可以看见,创新的手段和多元的表达更能够获得评委的青睐,从而获得奖项。
5. 表现冲突是讲好故事的根源
    “讲好故事”实际是评选的标准问题,而且不只是基本标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终极标准。组委会确定的评选定义实际上是一个基本指标,符合那个标准可以称之为合格的多媒体作品,但不一定是优秀的多媒体作品。
    标准,以及细化标准更像工业车间进行螺丝定位的高低或螺杆的长短,艺术作品不可能会紧紧贴套在某一准则上。如果非要有标准或准则的话,作品能否讲好一个故事很关键。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议论。

评价:

匿名?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系统已经禁止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