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艺术摄影>> 图集

会员佳作 | -40℃ ——阿音的“蒙古马精神”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阿音       责编:张双双   2020-07-03

查看大图

摄影并文:阿音 

草原,是蒙古马的摇篮。

蒙古马,是草原的灵魂。

蒙古马精神,是草原文化的精髓,是民族精神的象征。如今“吃苦耐劳,一往无前”的蒙古马精神,已成为中华民族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新时代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蒙古马忠于主人。

蒙古马不仅熟悉主人的声音、气味,还了解主人的心意。一些桀骜不驯的蒙古马,除了主人之外,绝不允许他人接近。

曾经,多少次从野兽的偷袭中救出疲惫熟睡的主人,从战场上救下受伤被困的主人。

蒙古马通人性。

蒙古马禁止近亲交配,以保证种群的质量和生命力的旺盛。待到春夏发情时节,雄马无情地赶走雌性子辈,让其到没有血缘关系的种群中去繁衍。蒙古马恋家的感人故事更是不胜枚举,无论其流落到何方,都会跋山涉水,历尽艰辛,回到自己日夜思念的故乡。

蒙古马耳聪目明。

蒙古马的视觉、听觉和嗅觉出奇地灵敏。从很远的地方就能辨别出来者是敌是友。就凭灵敏的嗅觉和敏锐的观察,能够认出未曾谋面的血亲和分别多年的主人,无论其离开家乡多久多远,都能凭着感觉回到自己的家。

蒙古马团结友爱。

平时蒙古马以雄马为家长,以家族为单位,独立成群觅食,一旦有母马要分娩,马群就会围在一起保护母子,以防野狼袭击。当一匹雄马带领的种群遭遇野狼袭击时,其他种群也会发出嘶鸣,互相传递信息,招来大家,以群策群力抗击来犯之敌。

蒙古马忠于职守。

雄马是马群的头领、向导和守卫者,负责马群的安危。当预知风暴来临时,雄马会立即将种群中的老幼全部带到背风的场所;当野狼来袭时,雄马会奋不顾身保护种群,绝不会私自逃命。

蒙古马坚韧不拔。

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军团在马背上征服世界时,常常借助蒙古马卓越的耐力和神奇的速度突袭对方,克敌制胜。据历史记载,蒙古战马曾有过一夜之间跋涉五百里的惊人纪录。在荒无人烟的北方雪原,只有蒙古马才能无所畏惧地生存下去。

蒙古马勇往直前。

蒙古马虽然体形矮小,但胆识过人。被成吉思汗誉为“战场上的战友、疾驰中的双翼、冲锋时的利箭、勇士们的护符”, 蒙古马不仅帮助马背民族改写世界历史,还在枪林弹雨中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立下了赫赫战功。

蒙古马甘于奉献。

自蒙古马与人类亲近至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将其用于驮、运、牧、耕等诸多艰苦劳动,在人类发展历史进程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对于游牧蒙古人来说,数千年来的生产、生活、文化、习俗等都与蒙古马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是蒙古人,我爱蒙古马。

额吉祝福我:“风马飞扬,顺风顺水。”阿爸鼓励我:“跨上骏马奔向远方,创下一番事业。”

我涉足摄影行业已有三十个春秋,获得过摄影师们向往的很多大奖,在国内外摄影界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而我至今没有离开过我深爱的草原、牧民和蒙古马,始终以一颗赤子之心坚守在这片土地上,关注和记录着我的民族、我的草原、我的蒙古马……

在我的心目中,蒙古马不仅仅是个动物,更是一本读不尽的“天书”,为人类无私奉献的无声之丰碑。有学者说:“游牧民族驯服了马,其意义不亚于当今发明了火箭和航天飞机。” 圣祖成吉思汗在马背上书写了民族的文明;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发展初期,蒙古马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蒙古马依然是构建中国草原文化的核心。

拍摄蒙古马是我的夙愿。

但我不仅想从蒙古马身上寻找艺术灵感,更想让蒙古马固有的坚强骁勇的雄风永存于影像。

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蒙古马的使用价值已大打折扣,饲养牛羊比饲养马更有利可图,因此饲养蒙古马的牧民日趋渐少,蒙古马的数量也愈来愈少。幸而,在呼伦贝尔草原上还能够见到,有着一百到一千匹马的马群……

如今在草原上大量饲养蒙古马的牧人,他们的目的不是获利,而是为了与蒙古人结下生死之缘的蒙古马,在草原上继续繁衍生息、雄风永存。这些牧人不只是蒙古人,还有扎根草原、热爱草原的汉人、鄂温克人和达斡尔人。

蒙古马在草原深处已成为民族团结的又一象征。

我要拍摄的,是无拘无束奔跑在冰雪旷野、凛冽寒风中的蒙古烈马。

我要拍摄的,是在滴水成冰、-40℃的恶劣环境中依然充满活力、精神抖擞的蒙古马。

从 2015 年严冬开始,我在呼伦贝尔草原深处,沿着中蒙、中俄边境的旷野,在看不清马首马尾的暴雪中跟踪马群,以求留下蒙古马坚强与骁勇的雄风。

对我来说,拍摄一张马的照片只是举手之劳,但用一张照片来表现蒙古马的精神绝非易事。

蒙古马只认主人,不认他人。每当看到我的汽车,马群立刻消失在天边。我想接近马群,近处拍摄马,变得异常艰难,我开着车耐心地跟踪下去,一天、两天,一周、两周……

蒙古马终于懂得了我的心,接纳了我,亲近了我。

在刺骨寒风中,在冰天雪地里,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温暖着世界,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这荒无人烟的旷野中,唯一的生灵就是蒙古马。 

它们那不惧风雪、顶天立地的形象,从未被驯服的野狼般的眼神;雄马那未曾被修剪过的鬃毛,未曾被羁绊过的英气;-46℃的严寒中浑身挂满白霜,仍在刨食积雪下牧草的豪气;为防狼群袭击彻夜不眠看护马群后,在阳光下站立睡着的群主雄马肖像;在无垠的雪地里吃饱后打哈欠的马儿如狼似虎般的凶猛状态;整夜冒雪奔跑百里寻找到如意的草场后不停地刨食的生命力;耸立在风雪连绵天地间的英雄气概,顶风屹立如铜墙铁壁般团结的力量;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奋勇前进的马群……都一一记录在我的镜头里。

愿我的草原辽阔如初!

愿我的蒙古马奔腾不息!

致敬!蒙古马精神!

致敬!中华民族精神!


作者简介:

阿音,中国著名摄影艺术家、中国蒙古族摄影文化的代表者。

中国摄影“金像奖”、全国摄影艺术展金奖、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最高奖、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获得者,获得《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所有之路”世界纪实摄影大奖,全国唯一一名两次被评为“中国人像摄影十杰”的少数民族摄影家。其多部摄影作品在联合国总部、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和中国台湾等二十多个国家、地区及国际组织展出,多幅摄影作品被著名博物馆永久收藏。

代表作品:《中国游牧蒙古人》《中国蒙古族小学》《蒙古马精神》等。其中《中国游牧蒙古人》以环境肖像书写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游牧蒙古人的发展变化,《中国蒙古族小学》记录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蒙古族基础教育的历史变迁过程。

出版作品:《成吉思汗的子孙·中国游牧蒙古人》《中国游牧蒙古人·学校》《中国游牧蒙古人·生存地》等代表作摄影集;《搏克 2048》《阿吉乃 800》《扎赉特》《图什业图》《满族屯》《特门嘎查》等多部地方宣传摄影集;《乌珠穆沁·阿音纪实文学集》《辉煌的吉日嘎朗图》《乌珠穆沁文化》等蒙古文学、历史、地方志作品。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