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要闻>>

当代艺术家傅文俊:关于空间层面的摄影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彦希       2018-07-09

中新网北京7月7日电 (记者 高凯)“摄影可以成为雕塑活动发生的场所,而不仅仅是拍摄记录下雕塑的工具。”提及自己最新作品的创作初衷,现代艺术家傅文俊如是说。

傅文俊将自己的摄影艺术风格称之为“数绘摄影”。对于这样一种新的摄影艺术语言和艺术风格,傅文俊的表述是,“摄影长期以来都被认为是一种记录现实,讲述故事的手段,在这样的视角之下,摄影天生拥有的艺术创造潜力被压抑了。我提出的数绘摄影作为一种新的摄影艺术风格和流派,是要让摄影脱离客观记录的功用,让摄影展现其自身强大的艺术魅力和表现力,继而在同等的层次上着重探索摄影与绘画、雕塑、装置等其他艺术形式之间的对话、补充与延展。”

1.png

傅文俊作品《枯藤老树》(3D版) 寄予文 摄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提到,“最近,摄影作为一种娱乐,已变得几乎像色情和舞蹈一样广泛——这意味着摄影如同所有大众艺术形式,并不是被大多数人当成艺术实践的。它主要是一种社会仪式,一种防御焦虑的方法,一种权力工具。”虽然这样的论述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但如今却显得依然具有一定的意义,特别是在手机作为拍照工具相当普及的时代。

毫无疑问,傅文俊在质疑大众化的摄影,其关注重点是探索摄影作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方向。

傅文俊直言,自己在有意识地建立摄影与绘画、雕塑、装置等艺术形式在视觉、感知和观念上更广泛的联系,强化艺术作品的整体表达效果。

他在作品中创造了散点透视与焦点透视之间的冲突,水墨晕染与色彩交错相互渗透,让摄影与中国绘画在同一语境下,生成具有东方美学体验的摄影感染力。

2.png

傅文俊作品《鸟从头上飞过》(3D版) 寄予文 摄

在傅文俊看来,按下快门的瞬间即定格下了那时那刻,捕捉了一秒时间,这点不难理解。而他的创作不止于此,接下来的工作是有意识将拍摄收集的众多照片重新“编排”、切割、裁剪、甚至是变形,在这一过程中,傅文俊糅合绘画性元素,特别是中国的写意绘画,以微妙的方式将时间的流动和变化融入或抽象或具体的“意象”之中。这股动态势能与思想观念交织纠缠,召唤出更具有深度的思想整体。

在傅文俊的数绘摄影中,图像多数是抽象、模糊、焦点不实的,这似乎是傅文俊在质疑商业摄影技术发展中对高像素、高清晰度的极力追求。

出生于1955年的傅文俊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主要从事摄影、装置、雕塑和油画的艺术创作,提出并创立了“数绘摄影”流派。他的作品多呈现艺术家对东西方历史、文化、人文方面诸多问题的思考与反思,包括全球化背景下不同文化间的相互关系、中国传统在快速变革社会中的遗存与传承、中国社会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等等。曾在中国美术馆、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圆明园遗址博物馆、今日美术馆、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等地举办个人展览,受邀参加罗马视觉艺术三年展、伦敦艺术双年展、首届地中海国际艺术双年展、意大利三年展等重要国际艺术展览。曾获得阿根廷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金奖、埃菲尔铁塔大展“世界最佳艺术家”奖、佛罗伦萨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洛伦佐国际艺术大奖”等国际艺术奖项。

在以《枯藤老树》《空山新雨后》等最新的3D作品中,傅文俊表现出对于探索摄影与雕塑之间关系的深入思考。

3.png

傅文俊作品《空山新雨后》(3D版) 寄予文 摄

“摄影是平面的,而雕塑是立体的,讲求空间。在空间层面探讨摄影,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也是更为复杂的问题。”傅文俊说

摄影成为雕塑活动发生的场所,不再仅仅是拍摄记录下雕塑的工具。在这些作品中,傅文俊把摄影当作空间内形象塑造的介质,突出摄影的材料性和物质性在空间造型方面的能力。

“这样的摄影作品的各个构成部分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摄影不仅仅只是图像符号,它延展出边框、纸张表面所限定的二维平面,成为空间构成的重要元素,从多个向面分割空间、与时刻变化的真实光影游戏。”傅文俊说。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