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要闻>>

摄影界深切缅怀出版人殷德俭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张双双       2018-06-22

微信图片_20180622094157.jpg

由美国摄影家大卫·伯耐特拍摄的殷德俭。

照片中的光线从侧后方打来,使人物的大部分面容处于阴影里,似乎暗喻着出版人长期身处幕后的角色定位。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编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殷德俭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6月15日17时25分,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去世,终年54岁。

2018年6月19日上午9时,殷德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摄影界、出版界同仁百余人赶到现场,深切悼念、为他送行。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前光致送花圈。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代表协会出席告别仪式。中国摄影家协会致送了花圈。

QQ截图20180622094601.jpg

百余位摄影界、出版界同仁送别殷社。 张宇 摄

就在今年5月,殷德俭同志首次向中国摄影家协会提交了入会申请,6月18日,经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团建议,鉴于殷德俭在摄影出版领域取得的成就,符合入会条件,同意追认其为中国摄协会员。

殷德俭从事民族新闻出版和摄影艺术出版工作34年,始终忠于党的新闻出版事业,热爱民族新闻出版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是一名优秀的出版人。

多年来,他带领同仁,着力打造民族专业影像出版品牌形象,出版了一大批民族文化、民族影像艺术精品图书,以图文并茂形式,展示我国各少数民族人民真实的朴素生活状态,以影像的方式弥补少数民族文化的知识图景,在民族文化领域有着突出的探索性意义。其中,《中国少数民族戏剧通史》的出版,填补我国少数民族戏剧史空白;他主持出版了“摄影新批评丛书”“影像文丛”、“海岸线丛书”等一批有特色和影响力的摄影文化艺术理论优秀图书,策划编辑了《吕楠三部曲》《天域黄山》《侯登科的世界》等精品画册,深受业界、媒体的好评,具有较大的社会影响,为宣传民族文化、弘扬正能量和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殷社热心中国版协工作,兼任中国版协民族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摄影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为民族出版和摄影出版工作的发展积极献言献策,其专业出版、学术出版大众化等出版理念在业界广受赞誉。

殷社对摄影文化的情怀与出版理想,让他成为很多摄影人的挚友。

殷社一路走好!


摄影界深切缅怀出版人殷德俭

于德水(摄影家)

一位令人尊敬的、竭力构建中国的摄影学术时代的出版家,离开了……

天妒英才,为什么又是摄影?这一刻,该是中国摄影之殇!

大门(策展人)

殷生德俭在一个不一定正确的时间里一个正确的位置上做了许多正确的事情。今后我们日常性的怀念句式注定会是这样的:如果殷社在就好了!很遗憾不能去北京送别殷兄,不过不怕,我们迟早重逢。

殷社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能量继续传递。

 “社会是需要发展的,把一切都保留下来是不可能的。当留不住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把它记录下来?”——殷德俭

毛卫东(理论家)

三个月前还曾见面,而且约了这个月新书书稿完成后再聚,不想竟成永别,至今我还只觉得殷兄累了,是在休息。毕竟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等你休息好了,我们继续努力做下去。我们因为摄影相识,但不止于摄影。你不仅是我的领导,也是一位好兄长,处处关心照顾,也让我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我会一生记得。再多哀悼的话也无法表达哀思,生者继续做好未完的事,兴许才是最好的告慰。兄长一路走好,将来我们还会再相聚。

2018年6月18日深夜

叶子胜(摄影家)

去年在京,曾与他有长时间的交流,同为出版业从业人员,我自愧相差甚远,也为有这样的出版家而骄傲,有德俭,摄影出版之大幸,他是一个眼光独到的伟大出版家。

在如今物欲横流,纸媒步履艰辛的时候,殷老师的责任和留史的作为尢显珍贵

朱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副教授)

震惊殷德俭社长突然病逝,痛惜!哀伤!一位摄影文化事业的建设者,有着宽广的胸怀和视野。他的离世,是中国摄影事业的一个重大损失。哀悼!

朱靖江(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

之前作为《影观达茂》参与者之一,认识了殷德俭先生,此后陆续往来,见面次数不多,却总有感悟。年初云南摄影家徐晋燕先生邀我喝酒,殷先生也同至,想着今后一起做些什么。未料竟是再不能见。殷先生是带有上世纪80-90年代启蒙情怀的人,始终思考着藉由影像,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道理。在这个雾霾浓重的时代,他的辞世又窒息了一缕自由的清风。

刘铮(摄影家)

今天应该是送别殷德俭先生的日子,这件事情一直记在心里。

前几日得知殷社离世,已是足足在泪水中度过了一整天,泪一半为先生流、一半为自己流。

最早知道殷社是几年前从毛卫东兄口中,这些年殷社和毛卫东兄做的影像文丛是关于世界摄影史论难得的好书。

首次见殷社是在刚刚做当代摄影图录的时候,也正逢先生在做吕楠的三部曲,于是在印厂一同跟机时泡了几日。

闲聊时才知道殷社是出版世家,于是便请教些印刷技术方面的问题。

后来图录问世后,殷社是少数的给我鼓励的人之一,肯定图录的价值并鼓励我把它做好,而且欣然接受做图录的学术委员。

在后来很多次的微信中,殷社都给了我极多的鼓励和精神鞭策,让我在心中把他看作了知己。

浙江摄影出版社举办的图录首发式,殷社也是自己悄悄得站到人群的最后,特来祝贺。

去年在连州摄影节,与殷社,毛卫东,郎雪峰、张滇...又一起喝了一顿酒,那天好像记得殷社脚痛风,一瘸一拐,上楼下楼,时常会扶他一下,甚是心疼。

后来我又和他一起给映画廊的出版工作坊授课两次,每次会面,都会紧紧握手,感受他给我的温暖,这份温暖对于我来说是珍贵的。

半年前和他提起我在进行的《中土之国》的项目,他表现出超凡的认同和理解,并极力推荐应该由巫鸿先生去做书的序言,而且答应在印刷时我们一起去跟机。

这几年殷社做了不少好书,费了不少心力,他的格局与用心实在难得可贵。

尤其给我个人的点滴温暖,都汇积在胸,永世难忘。

 斯人已逝……

 温暖不再……

 泪还在流,一半为殷社,一半为自己……

 殷社走好!他日再见……

刘铮2018,6,19晨

杨浪(文化学者)

【名字中有“德”的先生走了】

6月15日,民族摄影出版社社长兼总编殷德俭在接父亲出院之后,自己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这是父亲节的两天前,摄影界对这位54岁英年早逝的殷社长极为惋惜,一片哀悼之情。这位在姓名中有“德”的知识分子我们应当鞠躬致意。

殷社长我们见过几次,但没深聊过。2016年为了《影观达茂》的丛书,我们比肩坐在首发仪式的主席台上。我还和他说,”估计你出这套书怕是挣不了钱,但是几十年后留的下来。”他笑着说“你懂”。这位新华印刷厂的工人子弟为人谦厚真诚。其在2015年撰文主张“融合的时代,民主的摄影”给人留下深切印象。他主持的民族摄影出版社这些年为推动摄影发展出了不少好书,为此他也深得大家敬重。

以德为源,用德尚俭,中国人以“德”为做人之大义。书生报国,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他做的可为我辈楷范了。今天端午,想起了屈原的词赋”皇天无私阿兮,览民德焉错辅”(上天对一切都公正无私,见有德的人就给予扶持),希望高倨庙堂之上的衮袞诸公,能做些有德行的“错辅”之事;我们,则尽力以仁心德行,在这个纷繁的世道中前行。(6月17日)

杨越峦(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德俭兄一路走好,他对摄影界的贡献纸墨留香,泽润百世!

吴平关(摄影家)

送德俭兄,一路走好!

今年3月29日,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文字表述内容为:这是好友吴平关兄发在微信里的一张照片,还有一句话:“每个人都要面对时间,经历一样的流逝过程……”今天是不是他的生日我不确定。总之,每个生日都代表着我们的人生中又流淌过去了一段时光,彼岸的风景若隐若现……

我要说:今天是不是要送你走不能确定,但在天水参加摄影活动的我还是要说一声——德俭兄,您的笑容、声音、身影,会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您的生命虽然终结了,但您的事业不会停止,请您放心的去彼岸,因为它已经若隐若现了

殷德俭兄,一路走好!

今天送殷德俭兄,还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大家送侯登科兄的情景。那时候,大家也是一样的悲痛与不舍……

……双眼湿润,话语未尽,愿逝者安详,一路走好!

陈小波(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世上再无殷德俭》

不知道怎么描写这夜的黑

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的痛

殷社殷社

你真的……

真的不打招呼就放弃我们

离开我们了吗

上午刚刚参加一位同事的告别

抬头看照片上她在草地上年轻的笑靥

低头看她躺在棺内全无声息

顿时泪奔

下午忙乱

全不是好消息

身心俱疲

哦,对了

明天要参加巴义尔的研讨会

下午我准备发言稿

还专门引用了殷德俭

对民族影像的善意批评

回家已是深夜

我一人走在路上

还在和上帝说话

问他为什么最近收走那么多的好人

十点回到家刚坐下来休息

袁东平的微信

吓的我跳起来

殷,德,俭,离,世

赶紧打电话问张宇

张宇刚从医院出来

一个大男人

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和砚华通了个长电话

电话两头的人都泣不成声

念叨他这几年和我们的桩桩交往

掰着指头数他的一件件的好

今后的岁月里

我们到哪里去找这样

明亮的人

良善的人

克己的人

利他的人

永远微笑着听你讲话的人

永远准备为你挺身而出的人

我们的八本《影观达茂》

是殷德俭出版的

我手上正在编辑和将要编辑的好几本书

都已经在殷德俭那里

排起了队

殷德俭说:

小波姐的书我喜欢

全书错字不超过三个

第二年基本全能卖完

看看网上洪水一样的悼念吧

我相信认识殷德俭的人

今夜

没有人不悲恸

没有人能安睡

每个人都在心里点上王巍说的

那盏长明灯

让殷德俭在去往天堂的路上

有温暖

不寂寞

从明天起

世上再无殷德俭

段煜婷(策展人,连州国际摄影节总监)

他留下的书籍将一直在那里陪着我们。

袁东平(摄影家)

怀念殷德俭

和小殷相识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但那时他是在画册编辑部,我是在画报编辑部,所以工作上的交集并不多。

我们真正熟悉是2002年一起参加民族画报社《探访塔里木》的大型采访,朝夕相处了71天。

正是那次采访,我们加深了了解,知道他能吃肉,但更能吃苦;他没有某些记者高高在上的臭毛病,不论采访对象是什么人,都能有很好的交流。

在回来之后的编辑工作中,我们更看到了他的摄影水平和文字水平——和民族画报的专职记者相比也毫不逊色。

后来的事摄影界的朋友们就都看到了,随着一本本学术水准高,设计、印刷、装帧精良的摄影图书的问世,人们知道也记住了他: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

我觉得他的事业还刚刚处在上坡阶段,还没有到达顶峰,他还应该能达到更高的高度,然而却戛然而止了!

悲乎

傅拥军(摄影家)

“从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两方面来说,我们出版社更看重选题的探索价值,强调其社会效益,同时兼顾二者的统一。我的预期还是很乐观的,不过我最关心的是这套书能不能到最需要它的人手里,就是那些关注它的人,通过它能得到收获,并把能这些收获传递出新能量的人。”殷社长的这段话我仍记忆犹新。

曾毅(济南国际双年展总监)

愿德俭兄在世界那边不要再这么操心劳顿,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自己千万要善自珍摄!这也给所有的朋友敲了警钟,努力干好事业,更要加倍珍惜身体。因在外无法去北京送你,祝你一路走好!安息天国,我们永远怀念你!

蔡元卿(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站编辑)

至今依然清楚记得2016年12月21日的那次“意料之外”的旅程。刚刚参加完西双版纳摄影节,由于工作行程紧凑,不得不提前飞回北京。同机的只有我和殷社长。那时对我来说,“殷社”是一系列摄影理论书籍背后的推动者,是一个自带光环的名字。由于北京天气原因,飞机几经转停,最后总共飞了三天两夜。但也正是这次“不幸”带来了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一路和殷社无话不谈,对摄影和出版业未来的透视、对我们自身历史的回顾、还有诸多对生活对人的洞察...自此之后,“殷社”这个名字也从传说变成了身边亲切的前辈。我从殷社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勤勉的工作风格,而是他真正对人、对物、对事的由衷热爱,可能也只有如此才能做出那么多优秀的书籍吧。愿殷社一路走好!

德戈金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摄影系研究生)

昨夜惊闻噩耗,我们尊敬的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殷德俭先生猝然病逝,悲痛之余仍难以相信。就在上个月,殷社还应冯老师邀请作为外聘专家来清华美院参加硕士生毕业答辩,殷社路不熟走到了东北门,我去接他到美院聊了一路,除了介绍那本交由我翻译的小书的编辑情况,殷社对我的学业和创作也一直很关切,说了许多勉励的话。那天很热、很晒,殷社拒绝骑车坚持走路,脚步稳健完全看不出任何身体的不适,遗憾那天忙于答辩秘书的工作未能和殷社再多聊几句,这一面竟成永别。

潘科(摄影理论评论家)

此刻,北京,朋友们在送我们心中最杰出的出版家殷德俭先生最后一程。

今后中国视觉文化图书的出版还有何处能寻觅这样的英才啊!我说视觉文化,是因为我一直不局限于摄影界观察。德俭一定也是这样,他出版的雕塑图书我都喜欢,能选女雕塑家向京的作品成画集,可见其眼光之高。

张宇(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编辑)

殷社走了,留下太多遗憾和不舍的走了。五天来,我一直在帮着料理他的身后之事,直到现在,还是不愿相信我们已阴阳相隔的事实!

我与殷社共事近九年,了解他的抱负和想法,也清楚他的无奈和委屈。他总是默默的工作,无声的付出。辛劳、困难、委屈,他只字不提。甚至面对非议时,他也是一如既往地平和。他经常和我说,“我们只管做,评说就交给历史吧”。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一直这么做,他太累了!!!

他是我们永远温良随和的老大哥;他是年轻人眼里永远阳光开朗、不摆架子的好老师;他是业界公认的有情怀、有担当的出版家;他是摄影人永远的好朋友;他是大家共同的殷社。他走了,我很想他!

最后,借平台代殷社家属向几天来通过出版社向殷社去世表示慰问和悼念的各组织、个人以及殷社生前友好,表示最真挚的谢意!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