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解毒”荷赛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顿河哥萨克       2018-03-02

2月14日,第61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公布了提名作品名单。与往年略有不同的是,今年的年度照片及各奖项的具体获奖情况留待日后公布,荷赛留了悬念。

2017年11月11日,两兄弟生活在黄土高原山坡上的传统窑洞,窑洞内墙具有良好的隔热性能,使居民能够在寒冬里生活。  李怀峰(中国) 摄  人物类单幅.jpg

2017年11月11日,两兄弟生活在黄土高原山坡上的传统窑洞,窑洞内墙具有良好的隔热性能,使居民能够在寒冬里生活。  李怀峰(中国) 摄  人物类单幅

另一点不同是,今年荷赛结果公布后,似乎并未在国内摄影舆论场中引发热烈的话题讨论,个中原因不一而足:大奖花落谁家待定;结果公布次日恰逢农历除夕;入围中国摄影师只有一名且非职业摄影人等等。无论是客观因素亦或选择性沉默,通过对荷赛的多元化解读并从荷赛中“解毒”,是中国摄影师或早或晚要在自己心中迈出的一步。

多年来,荷赛在中国毋庸多言的影响力,使不少志在通过照片获奖以取得业界地位及话语权的摄影师视其为报道摄影领域的皇冠。事实上,荷赛既不是诺贝尔也不是奥斯卡,而是由总部设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主办的一个冠以世界头衔的新闻摄影比赛,是新闻摄影领域在世界范围内众多的交流展示平台之一。    

2017年3月3日,伊拉克摩苏尔,摩苏尔收复战中,一名伊拉克特种部队士兵击毙了一名企图发动爆炸式袭击的男子。   戈兰·托马斯维克(Goran Tomasevic,塞尔维亚) 摄  突发新闻类单幅.jpg

2017年3月3日,伊拉克摩苏尔,摩苏尔收复战中,一名伊拉克特种部队士兵击毙了一名企图发动爆炸式袭击的男子。   戈兰·托马斯维克(Goran Tomasevic,塞尔维亚) 摄  突发新闻类单幅

荷赛作为一个行业性质的评选,其对新闻摄影的贡献,在于成功建立了一套高水平的新闻摄影专业标准:题材够硬,拍摄难度够大,技术无懈可击等待。在梳理过去一年内众多优秀新闻摄影作品的同时,荷赛借此给出它观察世界的角度和阐释世界的观点——荷赛的价值观。

而事实上,在如此多元化的当今社会,仅由若干位指定评委,在极其有限时间内,从海量图片中筛选出的最终结果,无论是观点的输出呈现,还是影像的判断取舍,都可能存在相当的局限性和随机性。如果你恰好有机会观摩或亲身参与过摄影比赛的评选,就会真切体会到,摄影比赛的结果,随机性之大、不确定因素之多可能远超想象。

2017年3月15日,伊拉克摩苏尔,困在摩苏尔西部的平民排队领取援助物资。  艾弗·普里克特(Ivor Prickett 爱尔兰) 摄  一般新闻类组照之一 年度照片提名.jpg

2017年3月15日,伊拉克摩苏尔,困在摩苏尔西部的平民排队领取援助物资。  艾弗·普里克特(Ivor Prickett 爱尔兰) 摄  一般新闻类组照之一 年度照片提名

接受一个事实吧,每年的荷赛获奖照片,在满足高技术标准这个前提下,必然是若干评委在极短时间内博弈妥协后的结果。它们不一定是最好的照片(照片有最好一说吗),而是最大化满足各项现实考虑和诉求的最终呈现。从这个角度说,也难怪相当数量的摄影师用买彩票来类比投荷赛。

作为摄影比赛的荷赛,所评选的是符合其评判标准的作品,评选对象是摄影作品而非摄影师本人。君不见荷赛上昙花一现者有之,拿过荷赛后默默无闻者有之。真正考量摄影师的在于能否持续不断地拿出立得住的作品,得奖与否实是水到渠成。

诚然,荷赛获奖,对中国摄影师在当前生存环境中的地位和在业界的话语权都会有相当帮助。即便志在获奖,考虑到任何摄影比赛评选的随机性,实无必要通过研读获奖作品,在题材上揣测是否符合荷赛之偏好,在影像上琢磨是否契合荷赛之口味。说真的,好照片就是好照片,并没有所谓荷赛好照片。

2017年2月28日,英国阿什本,当地举办一年一度的皇家忏悔节足球赛,比赛队伍分成“上游队”和“下游队”,比赛的球场没有边界,球门是两个相距3英里的柱子。这一游戏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17世纪。  奥利弗·斯卡夫(Oliver Scarff,英国) 摄  体育类单幅.jpg

2017年2月28日,英国阿什本,当地举办一年一度的皇家忏悔节足球赛,比赛队伍分成“上游队”和“下游队”,比赛的球场没有边界,球门是两个相距3英里的柱子。这一游戏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17世纪。  奥利弗·斯卡夫(Oliver Scarff,英国) 摄  体育类单幅

在信息自由流通、各种机会日渐丰富的当下,摄影师展现自我的渠道日益多元,已经越来越不需要通过某个特定的摄影比赛来证明自身的能力与价值。相反,内心的驱动与使命的召唤,可能才是摄影师最为根本的动力。

今年荷赛结果公布后的整一个月,恰是战地摄影师詹姆斯·纳切威的70岁生日。这位古稀之年依然活跃在报道摄影一线的老爷子,曾在TED的演讲台上,面无表情掏出讲稿,以他一贯平静沉稳的声音说:“作为摄影师,最难受的莫过于觉得自己的一切名声和利益,都建立在别人的苦难上。这令我每天挣扎不休,因为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让个人野心盖过真正的同情,我就出卖了灵魂。”

是为共勉。


作者简介

崔新钰,曾任新华社驻中东总分社摄影记者,2015、2016年荷赛大师班提名;作品曾在纽约Photoille摄影节,平遥国际摄影节,北京国际摄影周等摄影展展出;2014年佳能年度十佳专业摄影师;第三届“徐肖冰杯”全国摄影大展新人佳作奖。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